香港經濟低處未算低。2019年有黑色暴力,至今未息;2020又有新冠疫情。大批外遊的香港人近日回港,每日新增的新冠個案大增至數十宗,專家指如發生大規模本地社區爆發,香港有機會淪為第二個武漢。

任何大的困難,都是對一個社會根本制度的考驗,去年的黑色暴力如此,新冠疫情亦不例外。暫時而言,特區政府的表現並不如人意。無論是防止境外輸入還是限制本地社交活動,特區政府都顯得被疫情牽着鼻子走,比周邊地區慢三拍。大家有沒有考慮過(當然我不希望發生),如果香港真的成為第二個武漢,我們這個特別行政區如何應對呢?

回憶一下武漢,自去年底開始傳出疫情的初期,不排除存在隱瞞,以至於疫情大爆發,醫療系統崩潰,大量人死亡和得不到醫治,市民對地方政府怨聲載道。結果2月13日,湖北省委書記和武漢市委書記雙雙被免,上海應勇和濟南王忠林赴鄂救火。我想問,如果香港成為第二個武漢,從政治體制上,中央可以馬上撤換特首或特區政府高層來應對疫情嗎?恐怕很難。首先因為「一國兩制」,要換香港的地方官,遠比撤換內地一個地方官複雜,哪怕林鄭又「腳痛下台」,充其量都是政務司司長頂上做臨時特首。有港人治港之限,你不能從內地派一個得力的官員來治港。2019年香港黑暴之亂,結果林鄭的位置依然穩如泰山,很明顯,在港人治港的「緊箍咒」之內,中央已經找不到更好的人選。但願新冠疫情不要失控,否則,哪怕特區政府再不濟,都只能靠這樣的政府來管治,不能及時換人止血,則凸顯制度之限。

其次,武漢封城之後,內地是以舉國之力支援武漢,各省市點對點對口支援湖北的重疫區。如果香港成為武漢呢?內地能以舉國之力支援香港嗎?怎麼支援?誰主導?兩地的出入境政策要臨時調整嗎?一向反對內地醫生的香港醫療系統會接受嗎?一向逢中必反的泛民議員會跳出來說破壞「一國兩制」嗎?我不知道。

理論上,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但非常肯定,香港實施的「一國兩制」制度,的確為這種疫情防控增設了很大的制度障礙。或者說,武漢死1000人,中央已經可以出手接管武漢,以舉國之力來對抗疫情;但「一國兩制」之下的香港,可能要死1萬、10萬,才能突破這種巨大的制度障礙。希望幸運之神眷顧,不要挑戰香港的軟肋。

新冠病毒是第一次有病毒引致全球封關鎖國,但肯定不是最後一個新病毒,以人類現時的防疫意識和敏感,今後的日子可能但凡爆發新病毒疫情,周邊地區就會很敏感地進行封關。新冠疫情萬幸之處是首先在中國內地這種大地方爆發,如果下一個病毒率先在香港、新加坡這種小地方爆發,後果不堪設想。

文 : 吳桐山

學研社成員,時事評論員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