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兩個月新興起一個名詞,叫“黃色經濟圈”。反政府和港獨分子,一方面到處破壞他們認為是中資背景的,或是曾發表反對暴力支持警方言論的店舖。另一方面,在社交媒體號召反對政府,仇視中國的人杯葛上述的店舖,包括那些不願表態支持“反送中”的商號。同時,在很有組織的行動下,在互聯網上列出一批店舖名單,大肆吹捧,聲稱這些店舖支持抗爭,應該多多幫襯。這些“黃店”將辱罵員警,辱罵特首的口號,或者是將政治訴求寫在餐單或貼在牆上。這些店舖在門口當眼處,貼上黃色的標誌,講明是反政府的自己人。有些本來並不熱衷政治,也不支持暴動的商戶,受到這些黃色惡勢力的敲詐勒索,要求捐款給什麼抗爭基金,或最少要在店舖門上貼上所派的黃色標貼,否則便威脅會把其商店搗亂(例如霸佔座位而不點菜)或“裝修”(即砸爛)。有商店負責人曾向記者透露,他們覺得被苛索金錢,但又怕防不勝防,只得向惡勢力屈服。

這種卑劣所為,其性質和黑社會猖獗時的欺壓小市民,向商戶收取保護費是一樣的。不過,很多黑社會在幹這樣的違法事情時,也不至於那麼明目張膽,也不敢在記者的鏡頭前向不肯就範的商舖公然施暴。

筆者70年代在警隊服務時駐守被認為是“紅番區”的石硤尾分局,後來亦在三合會調查科任偵緝督察。當年可說是黑社會最為橫行霸道的年代,黑幫分子向良民百姓收保護費非常普遍。過年前放一盆吉在店舖門口,然後強迫店主給紅包,或者乾脆講明是要保護費。可是,當時很少出現大規模的勒索。有些店主不甘被敲詐,向警方報警求助。警方通常很快便派出便衣探員,喬裝店員或顧客,等黑幫份子到來收錢時把其繩之於法。

這幾個月來,面對無日無之的黑衣人在不同地區燒,打,砸,甚至藏有炸藥,槍械等嚴重違法事件,香港警方疲於奔命,很難像以前一樣部署警力埋伏等候黑衣人出來犯案。但在新警務處處長上場後,警方近日採取果斷而迅速的圍捕行動已取得初步成效,所謂勇武派的暴徒明顯減少,警方應開始會有足夠人手對付滋擾或勒索拒絕向黃色經濟圈靠攏的商店等違法行為。筆者相信,很快便見到便衣警察埋伏在店舖抓捕大批犯案暴徒的場面出現。

其實,這種公開欺凌,搗毀商舖的無法無天行徑,在七八十年代黑社會最為囂張的時期也極為罕見。如果說是因政治理念不同而要使對方陣營生意無法做得好,在國共對立,壁壘分明的五十至七十年代,香港在各行業都有親國民黨與親共產黨的公司。例如:電影公司有邵氏,國泰v長城,鳳凰;報紙有香港時報,工商日報v香港商報,大公報;學校有大同,德明v香島,培僑;足球會有東方,光華 v愉園,東昇等等。大家雖然在各自的領域對陣,但各為其主,河水不犯井水,不會因政見不同而用暴力去干擾對方的營運。

香港一向以自由經濟而為世人稱頌,這種荒謬而又缺德的黃色經濟圈做法,如讓其繼續下去,將會把香港的營商環境破壞得體無完膚。做生意的,要聽命於蒙著面的黑衣匪幫,是何等悲哀的事。希望特區政府下定決心,採取措施儘快把這新興黑幫勢力剷除,挽救已是元氣大傷的零售業和旅遊業。

文 : 陳永良

執業律師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