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在2018至19年度財政預算案中,宣布推出「關愛共享計劃」,向合資格市民派發4000元,這個喜訊是在2018年年初宣布的。結果一年後,計劃的申請表格今年1月21日開始派發,好彩可以趕及在發表2019至2020的財政預算案前可以派表,以免被人鬧,派錢講咗一年都未開始。但就算開始派,都不要開心得太早,因為實在派得很慢,雖然4月9日已經開始派錢,但每日只是向5000人派錢,如果以這樣的速度,隨時派到明年,也就是2020年。哇!由2018年聽到喜訊到2020收到錢,派一次錢可以橫跨3年。「香港速度」果然名不虛傳!

派錢慢是在兩個問題上自己玩自己,首先是遊戲規則複雜。因為這次派錢是補鑊,陳茂波原來不打算派,而且已經宣布了一系列退稅、退差餉、綜援三糧等個別派錢方案。但是在滔滔民意面前,陳茂波跪低搞「關愛共享計劃」,但問題是有些人已經有退稅等甜頭,沒理由這些人收兩份,結果就要將遊戲規則訂得複雜,要撇除這些人,或者收到甜頭但不足4000的,就可以補差額。這樣一來,就要花高額行政成本去操作,而且速度一定慢。

其次是認老不用新技術。就算再複雜的遊戲規則,如果用全電腦錄入處理,速度都可以很快。但偏偏政府派錢是只能循紙質表格申請,不能透過電子方式申請,耗用大量人手處理。其實哪怕是用紙張申請,都可以將之格式化,然後電腦錄入。大家都買過六合彩吧,買的時候不是將號碼直接給職員的,你要填寫格仔紙,然後職員直接用電腦讀取格仔紙數據,就輸出一張有數字的彩票給你。在這個過程中,投注記錄已經錄入電腦。攪珠之後,電腦馬上就可以知道有多少人中了頭獎、二獎或其它獎。

為甚麼申請4000元的表格不用可以電腦錄入的格仔紙形式呢?有人說,擔心長者不懂,都是越簡單越好。不會吧?你去馬會看看,那些買六合彩、賽馬的,大部分都是老人家,那些我看來無比複雜的甚麼獨贏、位置、3T的玩法,他們都搞得明(我大學文化,有人跟我解釋買馬的規則,我聽了一輪之後都放棄,因為太複雜了),有甚麼可能領4000元的表格他們不會填?除非他們不想要。

派4000要跨三年是一個笑話,如果以這樣的「香港速度」,每次跑馬之後豈不是要過兩年才可以派彩?那些有數以萬計員工的大集團,難道出糧要出足一年?

還記得今年初開始收表的時候,有人問政府:為甚麼不接受電子方式申請呢?政府的答覆是:要搞一套系統要好多個月,所以還是人手吧。那麼我想問另一個問題:既然選擇用最原始的方式,不用架設電腦系統了,為甚麼要公布了一年之後才開始收表呢?難道考慮用紙張還是電子方式申請就考慮了一年?這種速度的政府談甚麼建設創新科技中心,小心笑死人!

文:吳桐山

學研社成員,穿梭港深兩地的資深傳媒人、時事評論員。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