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續四個多月的暴動至今,一些市民亦希望中央可以盡快派解放軍來港平亂。坊間也有不少流言傳出,由於英美等國際炒家沽空了港元及港股,中國政府不能輕舉妄動。若中國急於派解放軍前來,那些金融大鱷便會乘亂狙擊港匯及港股,屆時便會盡賺盡贏。為了擊退炒家,中國政府及港府便表現得退讓,遲遲不肯出兵,還要伺機「夾倉」,殺國際炒家一個措手不及。

由於98年金融風暴期間,香港政府曾動用儲備入市與炒家對賭,這些流言越傳越烈,在網上也會很容易看得到。結果,七月中時說要等八月底期指結算,八月底到了,則改說要等九月中的「月圓之夜」,如今則說要推遲至十月底。

每過一段時間,那些大同小異的貼文,又會裝成新貼子一般的再發出來,只是「限期」會自動「順延」一個月,教希望中央派兵來港的市民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據筆者理解,近幾個月的期指合約量沒有急升之象。此外,時局紛亂,若說市場上很多人「造空」,或國際炒家伺機前來賺錢,亦在情理之中。匯市方面,暫時亦沒有出現外匯大規模撤走的情況。無論如何,暴動期間,本地生意大受打擊,若有資金流走,亦絕不是稀奇之事。值得一提的是,自從98年金融風暴之後,金管局已對匯市及期貨市場進行了改革,加強了監管,國際炒家已不可能如當年般,以極低廉的成本大規模惡意沽空。此外,貿易戰的消息反覆不定,國際形勢尚未明朗,往往絕處逢生,加上港股市盈率又屬偏低,就算看淡造空,亦未必可以肯定會大賺。

現時,港府沒有動用儲備入市;中國資金亦不見得有大量流入香港之象。有趣的是,不少中國基金都屬於中、長線的投資類別,他們或對中資股較熟悉,瞭解它們的價值及潛力,若在港上市的中資集團股價太低,那些中國基金當然會入市「撈底」。簡單來說,其入市的目標,是「低買高賣」,算是「價值投資法」,而非為了穩住港股,更不見得是為了「夾倉」。

想深一層,香港的金融市場高度開放,就如賭場「打開門」做生意一樣,買大買小也應該受理,難道不准人家贏錢嗎?除非有人「出老千」,或有賭客別有用心,賭場才會「捉賊拿贜」,並把客人趕走。如果有國際炒家惡意沽空、意圖製造市場混亂及破壞香港金融體系的穩定,港府當可依法懲治。預防炒家搗亂的方法,當然是立法監管,果斷執法,並加強日常的審查力度,以確保香港金融體系之穩定。如今,中國的國力大幅提升,香港背靠祖國,若有國際炒家來港搗亂,自然是應該參考美國於2008年金融海嘯的做法,依法把炒家懲治,又何須再跟金融大鱷們「對賭」?

無論是對中央政府或港府來說,儘快止暴制亂及恢復香港的秩序才是當務之急。政府的舉措亦不可能受所謂的國際炒家之期指買賣所影響。至於,中國政府對「會否派解放軍或武警來港」的態度,都是先「準備好」,以防萬一。但基於「一國兩制」之下,香港政府尚有諸般手段可用,暴亂尚未至完全失控的局面,暫時實無需派兵前來增援。當然,若香港的情況急轉直下,中央政府亦絕對不會「坐視不理」。

文 : 寒柏

從事金融業,自由撰稿,醉心武俠小說創作;近期發表《汴京遊俠傳》、《獵頭交易》、《清明上河記》和《天人》等小說。著作還包括《金庸雅集:武學篇》和《金庸雅集:愛情、影視篇》等等。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