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醫管局員工陣線發起罷工後,某航空公司機艙服務人員協會和香港護士協會擬商討發起工業行動,企圖延續醫員陣線的罷工;此前,醫員陣線因大部分員工倒戈支持復工,罷工行動的談判條件從要求「封關」,後改為要求不作懲處參與曠工員工,龍頭蛇尾,以潰敗告終。

早前,立法會衞生服務界議員李國麟不再角逐今年的立法會選舉,但眼見醫護曾在過去一年發起不合作運動或罷工,並成功攏絡一班醫護界選民,無論是各路政客或是潛在接班人,可能需要一場又一場的「馬拉松」政治活動來動員,既可測水溫統計比較不同陣營的支持者,也需要適時「騷肌肉」展示政治實力。

你晒馬,我又吹雞,只是不想業界選民被對方陣營拉走,透過發起罷工來測試自身團體的號召力,以市民福祉作為反對派團體之間的角力,綑綁持份者利益,未免是自私的行為,反對派各個團體都要扣分!況且,現時無論所謂醫護人員、航空服務員所醞釀的罷工,均不是僱員所屬工會向僱主遞交罷工通知,這種所謂罷工並不是僱主同意的行為,並不屬於爭取工資、工時、待遇或福利等勞工權益的勞資訴求,是濫用罷工權利,這是集體缺勤和曠工,根據僱傭合同可被解僱。

罷工不應政治化,「接力」罷工更令政治目的呼之欲出,罷工原本是協助業內工友爭取和提升權益,卻被政棍騎劫,不但是出賣持份者,更是害了行業的聲譽,禍及其他從業員的飯碗。罷工不可呈常態化、政治化、本土化,從業員在參與工會的行動前,須瞭解工會的背景和擬發起工業行動的來龍去脈。現時,中央在此之防疫抗疫,已舉全國之力控制疫情蔓延,火神山醫院、雷神山醫院、武漢方艙醫院的築建/轉成更見中國人的團結和高效,我們要對內地控制疫情更有信心。

為了更有效的及時援助湖北省防疫抗疫,內地更建立了十六個省份支援武漢以外的湖北省城市,以一省對一城市的對口支援關係,以一省包一市的方式,全力支持湖北省加強病人的救治工作,更是穩住民心的定心丸,香港個別政客更不應借內地抗疫醫生殉職和疫症的事趁火打劫,幸災樂禍。

罷工不應成為本地風土病,從醫護行業「傳染」航空服務業,延續不理性。現時,香港特區正值艱難時期,各界更要齊心抗疫防疫,打好防範新冠肺炎的防線,不能鬆懈。罷工只會把醫療和人員資源浪費或錯誤投放,無助紓緩疫情,更把病人和傷者的利益置諸腦後,有違醫護人員的道德操守,假若香港特區稍後被新冠肺炎淪陷,罷工的醫護人員則將被千夫所指,被冠上「千古罪人」的污名。罷工員工須懸崖勒馬,考慮香港傷病者的醫療需要,勿被政棍利用,別成為他們「名利雙收」的工具。

文 : 朱家健

全國港澳研究會香港特邀會員、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香港總會常務理事、香港基本法澳門基本法研究會會員。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