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路難

三年關閉,一開使得全城雀躍。都是各有原因,父母親幾年未見,夫妻子女分隔,朋友難聚,掛念著那所豪宅,那些美酒佳餚,那份鄉情,還有做生意人那盤生意。總之,雖分兩地,人情連心肺,怎分得開。

關雖開了,還鄉仍是一點不容易,排上幾小時,要拿個陰性核酸檢測證明,又要預約霸個過關好位。去到關口,被個不知懂不懂的專業保安員查核預約與陰性證明後,才放行到冷清的出境大堂舒適的辦理出境手續。原來先前排得長長的「人龍」,是自制出來,可能是要讓大家有種熱鬧感覺,好像一開關便繁榮起來。不過為了內地同胞的安全,港人自我檢測,謹慎一些,也是應該。不過總想不明白,既然是保安人員看一看檢測結果便可放行,為什麽不能接受免費檢測的電話訊息呢?難道是與金錢有關?好像是要付費過關一樣,不過在香港什麽都與錢有關也不出為奇,商業社會嘛!不禁令人想起小學時念的詩《行路難》,「欲渡黃河冰塞川,將登太行雪滿山」的感覺。冰雪是天作的孽,無可奈何。

過了港關直入福田口岸,三年後重拾的感覺,掃個碼,照照證件,輕輕鬆鬆入境去,就如「直掛雲帆濟滄海」。還鄉的還鄉,團聚的團聚,親情、愛情、友情,幾難過的一關也要過。樂總是快,轉眼便要回來尋生活,如若天堂回人間,但是天堂易走,卻人間難回。要回香港,又必要進行核酸測一測。人地生疏,求之難得。政府説要,好市民守法奉公,當然要遵從。千辛萬苦,撲來撲去,終於測了。但測了要等,等到又要識查,查到了才可過關。真是大鄉里出城,香港土包子,少見世面。唯一略感安慰,在內地進行檢測,便宜很多呢!

以為等了十多小時,拿到陰性結果,心安理得,昂首闊步行進香港關口。想必是如出關一様,嚴查明檢,誰沒有按照港府指示,一定難從魚網走漏。怎知從入境到出海關,香港的效率明顯上升,問也沒有問,查又沒有查,輕鬆自在入境回家去了。可能是因為《基本法》保障了港人的出入境自由,也拿你沒辦法吧!不過有位同行的友人大呻自己愚笨,花了金錢時間,原來是不屑一顧啊!

港人要北上,真是行路難,未見官先打二百四十,不是過一關,是要過幾關啊!

文 : 陳祖光

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主席顧問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