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8日,我在堅料網撰文《香港墮入「無間地獄」》,很不幸地,過了幾日,11月11日,香港就真的發生更大的悲劇。有人被烈燄焚身,一日內有數十人送院,黑衣人也有人中槍送院危殆(動筆時),當然必須強調黑衣人其實是主動攻擊警察在先。看到這一幕幕,有朋友說連飯都吃不下,我勸他睇開一點。

香港的出路,如果讀者有留意我之前的文章,應該已經很清楚,我實在不想再講,因為沒有意思。一言以蔽之,香港的問題不是香港人可以解決的。

現在的香港處於思覺失調期。以11日發生的事件而言,有人被放火燒、有黑衣人被警員開槍打中、有警員開電單車在黑衣人群中「穿插」(警方語),對更多人影響更大的,應該是全港大部分主幹道被堵塞,很多市民不能正常上班上學。不過,在下午的警方記者會上,整體而言,記者們最關心的問題,竟然不是對市民生命安全最尤關的問題,而是「為何警員在黑衣人中槍之後仍然移動他?」

這確實是一個問題,但這個問題是最重要的問題?是市民最關心的問題?我覺得這個問題很能說明問題。傳媒人關心什麼,代表他們代入誰的身份,他們選擇了代入黑衣人,而不是被放火燒的市民,意味着,傳媒人覺得自己是代表黑衣人,而不是代表那個被放火的人。所有關心黑衣人中槍多於有人被放火燒的人,其實都是選擇了黑衣人。你不得不承認這個事實。

警察放催淚彈,記者可以痛苦流涕哭訴「自己的女兒在上面」,但黑衣人堵路縱火扔汽油彈,他們不會痛苦流涕哭訴。

有人說,過去一個月出來的黑衣人數量有所減少,就以為局勢緩和了。是這樣嗎?必須留意,其實黑衣人並不孤單,我大膽講,傳媒、醫護、社福、司法,甚至乎特區政府內部,恐怕都是代入被槍傷的黑衣人大於被火燒的人。甚至乎被槍傷的黑衣人,他所在的院校,也是第一時間表示會支援學生,而對學生涉嫌違法的行為沒有片言隻語的批評,只是說「年青人無論採取何種表達方式都要注意自身安全」。沒錯,堵路、縱火、扔汽油彈、放火燒人,那只是「表達方式」而已,體現了絕不切割。香港的各種社會組織,竟然自覺選擇了站在違法者一方?這才是香港深層次的問題吧。

黑衣人受傷危殆,學校、傳媒很快追究,要求警方徹底調查交代,我相信馬上很多泛民政客、社會組織會發聲為他求公道,很多的祈禱會會為他祈禱。相反,綠衣人被燒傷危殆呢,誰會為他發聲追究?誰會為他討公道?有人問香港是誰的主場,我認為十分清晰。年青人為什麼選擇做黑衣人,也十分明白。對比如此強烈,我更擔心的,是會有更多人不自覺的也選擇了代入黑衣人,被整個社會的思覺失調帶進去了。

這場風波,被稱為「革命」,是有組織有結構的,不同的人扮演着不同的角色。無論你說「革命」能否成功,「革命者」是很認真的,但誰能跟他們唱對台呢?被火燒的人?大媽?福建人?這些只不過是散兵游勇,如何跟整個社會組織、政府機器去打對台呢?說到這,就會明白,所謂止暴制亂,靠誰?靠選擇了黑衣人那一邊的人去止暴制亂?除此之外還有誰?還有嘴巴?5個月(肯定會更長,深不見底)的亂像,豈是偶然。

香港的歷史問題,大家都明白,刮骨療毒不是自己可以做的。「無間地獄」是客觀判斷,直觀上沒人想見。香港今天發生的亂像,恐怕是人類歷史上絕無僅有的,極其荒誕的一幕幕。

文:吳桐山

學研社成員,穿梭港深兩地的資深傳媒人、時事評論員。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