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有人藉聖保羅男女中學之名舉辦「反修例」為主題的人鏈運動及音樂會,亦有近百人曾參與校園外集會以及在校內喧譁。校董會發出家長信申明立場,扼要論點如下:

1) 校董會稱所有人均不可利用學校作宣示個人政治立場或主義的平台,如事前未經校方書面同意,不可以學校名義在校內外舉辦相關活動。違者一如既往視為違反校規,面臨紀律處分。

2) 同學於校園內外都不可舉行或參與違法之公眾示威或集會活動,以確保學校維持安全及在不受干擾下讓所有學生專心學習。

3) 校方與同學正一同研究安排合適活動,讓同學在互相尊重的情况下理性討論。

暴動發生至今已有五個月,被拘捕的疑犯有不少學生,年紀最少的只有十三歲。很多一直擔心黑暴入侵校園的朋友,看到這篇家長信後都感到欣慰,認為終於有學校願意負責任地保護孩子,並向政治風暴說不,避免政治狂熱及暴力事件於校園內蔓延。

可是,校方發放的訊息,有什麼重點呢?簡單來說,其一、不能利用學校之名參與及舉辦政治運動。其二、學生不應參與非法示威。想深一層,不能僭越及挪用學校之名和不應犯法,不是天經地義之事嗎?為何要學校發家長信說明清楚?這封家長信只是闡明一些普通常識,還不是大刀斧闊的把滋事份子狠批,已教人感動不已。據此,我們可以看到,整個香港教育制度早已腐爛不堪。

近十多年來,不少人曾藉學校的名氣參與政治運動。例如是罷課,只要有數名校友,老師或學生參與,便可挪用學校之名,說成是某學校支持罷課。繼而,便可輕鬆做到全港過百間學校參與罷課的假象。最終,每間學校只要有幾人,便騎劫了整個教育界。正如以聖保羅男女中學的非法集結為例,其實發起人就只是一個以聖保羅男女中學為名的「關注小組」,最終就只有不足一百人參與,有代表性嗎?所有校友、家長及學生同意了嗎?最重要是,校董會同意嗎?表述自己的政治主見,又何必騎劫學校之名?

至於集會及示威,學生當然不能參與違法示威,犯法當然是不對的了,學校又為什麼要再三強調呢?就是因為在政治狂熱的氣氛下,不少市民也毫無忌憚的參加違法示威,學生犯法更變成了常態。因此,原本天經地義的事,卻要由校方再三提醒。

當然,形勢一面倒之下,有外籍教授稱參加暴動的學生為暴徒後,即被校方開除教席。亦有教授因與學生政見不同,被學生連同一班不知名的青年非法禁棝在課室內數小時。期間,教授報警,院長卻拒絕警員進內。此外,中大校長為求自保,已向暴徒「跪低」,偏聽學生一面之詞而譴責警方。反觀聖保羅男女中學,仍能擇善而固執,盡力不把孩子牽連到這個政治旋渦,已算是十分難得。

儘管校董會說的三個要點,都只是常識,但筆者得知,有校友卻感到譁然。莫非他們認為任何與學校有關連的人,都可盜用學校之名?難道他們贊成學生參與非法示威?那麼,你們會願意自己的親生兒女走上前線做「義士」嗎?為何總要人家的孩子去送死?為何只因政治偏見,就埋沒了良心?

文 : 寒柏

從事金融業,自由撰稿,醉心武俠小說創作;近期發表《汴京遊俠傳》、《獵頭交易》、《清明上河記》和《天人》等小說。著作還包括《金庸雅集:武學篇》和《金庸雅集:愛情、影視篇》等等。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