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公園為提升公園吸引力,已向政府提交「全新定位策略發展計劃」建議書,尋求總額約100億元撥款以作「大翻新」,預計2024至2026年落成。吳桐山一聽到這個消息,幾乎跳起來反對:黑色暴力未止,就想着加大投資擴建?這就好像一間屋失火了,你尚未救熄,就打算將更多物品搬到屋內存放,花更多錢裝飾間屋,這豈不是倒錢落火坑?

就在海洋公園傳出尋求百億撥款的同一日,百計市民又到了將軍澳尚德停車場外,悼念周梓樂。但他們的悼念方式,是堵塞道路、扔磚頭,警方要出動清場。

海洋公園沒有遊客,固然與設施老舊有關,但哪怕你的設施再先進,我黑衣人去海洋公園門口扔幾個汽油彈,「私了」一兩個內地遊客,你估計遊客還敢去嗎?肯定不敢!就算你投資一萬億都沒有用。

過去幾個月為什麼內地來港旅行團下跌八九成?為什麼旅遊、零售業陷入冰封?傻瓜都知道,是因為香港不再安全。特區政府、特區警方用大半年的時間證明:香港根本沒有能力止暴制亂,只能夠任由黑色暴力繼續玩落去,也許玩到累了會歇歇,但隨時可以再玩。保安局局長李家超都承認了,這些黑色暴力分子,有在海外受過訓練,也就是說,香港之亂是有外力支撐。請問特區政府,你對這些外力支撐的亂港行為有何對策?你有能力切斷他們的支持嗎?沒有。對於這些問題,用政務司司長的話說,政府也無計可施。那還要再投資100億嗎?不要了吧!

當明日大嶼願景提出的時候,吳桐山曾經在堅料網撰文,明確提出是支持的,我還分析了明日大嶼人工島的地理位置有無可取代的戰略價值,對香港未來十分重要。但今天,經過大半年無法收科的暴力,我也不再支持明日大嶼了。打倒昨日的我,是因為我撐的時候,還沒有打開黑色暴力這個潘多拉盒子。

無論對於個人、地方、國家而言,安全都是壓倒性的,安全不能保,一切都是廢話。因此,只要香港不能杜絕黑色暴力,我反對一切發展計劃,反對搞旅遊、反對填海、反對搞創新科技。政府既然承認沒有能力止暴制亂,那就派錢好了。派錢雖然不會有未來,但給市民吃了、玩了,總比倒錢落海好。

雖然話說回來,世界上沒有絕對安全的地方,戰雲密閉的中東,夠危險了吧?但關鍵是安全的邏輯和信心。沒錯,伊朗很危險,但伊朗人很清楚要做什麼,遇到什麼襲擊就採取什麼報復,他們心裡面是清楚的。而且他們有強大的信仰支撐。但香港的關鍵是沒有回復安全的邏輯,大部分市民支持黑衣人,只要有黑衣人繼續出來玩暴力,你政府奈我何?香港這個地方,要獨裁沒有獨裁、要民主沒有民主,兩頭不到岸,註定兩股勢力會沒有盡頭地鬥爭下去。因此,雖然香港的現狀遠比伊朗安全,但香港人對這個地方繼續安全下去的信心,是完全沒有底的。因此政府官員也坦誠無計可施嘛。

我認為,在政府作出任何撥款以作發展之前,他們最起碼要清晰說清楚他們是有能力止暴制亂的,以恢復市民對安全的信心。還記得黑暴初期,中央官員曾經提出過:中央有足夠多的辦法、足夠強大的力量迅速平息動亂。但到了後期,直至現在,這種說法也已經消失了。借用董伯伯的話:不說可能就代表沒有了吧。那再倒100億也不會有任何效益。

文 : 吳桐山

學研社成員,時事評論員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