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撥亂反正】(1)憂心犯罪年輕化 相信市民會選擇 顏汶羽:9月立會選舉不悲觀

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示威浪潮,自去年6月爆發至今已經一年。警方在反修例示威當中拘捕近9,000人,當中近4,000人是學生,犯案者有年輕化趨勢,情況令人憂慮。
民建聯觀塘區議員顏汶羽接受《堅料網》訪問時,解釋造成青年犯罪問題其實有多方面原因,他批評政府守舊,不懂與群眾溝通,現時制定政策的諮詢模式,仍停留於呼籲市民打電話、寫電郵或寫信,令人哭笑不得。
另外,他又批評政府的「青年事務委員會」,裏面的成員大部分並不年輕,加上由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出任主席,結果被嘲諷是「與老年同行」。
對於最近一年來社會及政治上的種種亂象,顏文羽認為不會永遠持續下。他相信市民最終會懂得選擇,縱使上年區議會選舉建制派潰敗,但對於今年9月舉行的立法會選舉,他並不感到悲觀。文:

馮惠詩 圖:黃冠華

最不希望見到青年犯罪問題

顏汶羽最近獲續任撲滅罪行委員會委員,他表示對年輕人違法問題感到憂慮。
顏汶羽最近獲續任撲滅罪行委員會委員,他表示對年輕人違法問題感到憂慮。

顏汶羽月初獲政府續任為「撲滅罪行委員會」委員,隨即成立「犯罪年輕化關注組」。他感歎兩年前首獲委任時,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曾表示,當時香港的罪案數字是開埠以來最低。但兩年過去,香港的罪案數字「忽然由最低點升至最高點」,尤其是年輕人犯罪情況嚴重,10至15歲罪犯增加約三成, 16至20歲組別更增加七成。這個趨勢令曾任「青年民建聯」主席多年,一直關注青年政策的他很擔心。

對於青年議題,顏汶羽自言「瓣瓣」都有關注;處理犯罪議題亦是他的強項,然而當「青年」及「犯罪」問題結合起來,他卻最不希望處理,因為不願意見到青年犯罪會變成一個新趨勢。但不幸地,在過去一年,青年犯罪竟然成為了他最要專注解決的問題。

年輕人受政治領袖誤導犯案

部分專業人士美化暴力,社會上暴力示威不斷。(中通社圖片)
部分專業人士美化暴力,社會上暴力示威不斷。(中通社圖片)
在反修例示威中,經常見到年輕人身影。(中通社圖片)
在反修例示威中,經常見到年輕人身影。(中通社圖片)
年輕人犯罪問題愈趨嚴重,過去一年年輕罪犯比例急增。(大公報圖片)
年輕人犯罪問題愈趨嚴重,過去一年年輕罪犯比例急增。(大公報圖片)

青年犯罪背後好多原因,顏汶羽解釋:「一啲係個人原因,一啲係社會制度問題,一啲可能真係對政府不滿,有一啲係受老師、網絡、假消息等因素影響,令青年犯罪愈來愈多。」他又批評,社會上一些與年輕人關係緊密的專業人士,包括教師、社工、教會人員、律師等「政治凌駕專業」,有政治領袖公然發表「有案底令人生更精彩」言論,明顯是美化暴力。亦有中學生向他透露,有老師及大學教授帶學生到違法活動現場,卻美其名為「視察」,他質疑有關人士:「你係領袖,點可以唔話畀市民聽、話畀年輕人聽,犯法係唔啱?呢個咁顯淺嘅道理,冇諗過要講?從來冇諗過我要講一樣好似阿媽係女人嘅嘢,話畀人聽犯法係唔啱?」顏汶羽苦笑,流露出一臉無奈。

僱主表明拒聘應屆畢業生

年輕人誤入歧途,參與違法行為,不僅會令他們鎯鐺入獄,對前途亦影響深遠,甚至受害的並不只有參與違法的年輕人。由於反修例示威中年輕人佔有很大比例,坊間已有部分僱主表明,不會聘請應屆畢業生,因而很多沒有參與暴力示威的學生會被殃及池魚。

「青年犯罪延續好多問題,有啲年輕人會被監禁,出番來當然大家唔會歧視坐過監嘅年輕人,但無可否認去搵嘢做,不論工作或與社會接觸經驗上,都比冇過坐監嘅人少,所以喺社會上、職場上,競爭力一定會低。有今屆畢業的大學生同我講,好多僱主都話唔請應屆畢業生,因為去年社會運動事件,因為黑暴,係應屆畢業生都唔請。佢哋寄咗過百封CV,面試只有一、兩間,見完就算。

顏汶羽直言,這班年輕人就這樣無辜地被一小撮犯罪的年輕人影響,故此犯罪年輕化帶來的影響,已不只涉及犯罪的幾千名年輕人,現在已變成一個社會問題。

年輕人參與政策制定非常重要

顏汶羽(左四)6月初與志同道合人士成立「犯罪年輕化關注組」。(港台圖片)
顏汶羽(左四)6月初與志同道合人士成立「犯罪年輕化關注組」。(港台圖片)

為了集思廣益協助年輕人,讓以身試法的年輕人減少,顏汶羽與社會各界志同道合的朋友,成立了「犯罪年輕化關注組」。顏汶羽指出,市民、家長及教師都期望加強守法教育,關注組會積極做這方面的工作,講清楚即使對社會、政府有不同意見,亦不應以違法行為去破壞社會正常運作。

顏汶羽亦認為,政府需要「破格」,提出一些新政策,亦要改革政策諮詢制度,因為今日的政策制定,影響的是日後的社會,而社會主要部分就是今日的年輕人,因此年輕人參與政策制定非常重要。

政府諮詢方式守舊應突破

他又批評政府守舊,認為現時政府制定政策的諮詢模式,仍停留於呼籲市民打電話、寫電郵或寫信,直言這些都已不是今時今日市民會採用的表達方式,他希望政府在諮詢渠道上有突破,讓年輕人有多一些參與機會。

其實,在這方面政府早年已設有「青年事務委員會」,希望增加青年議政機會,並於2018年升格為「青年發展委員會」,不過委員會成員大部分並不年輕,加上由張建宗出任主席,結果被嘲諷是「與老年同行」。顏汶羽希望政府能改革,並且尋求突破。他知道不容易,但一定要做。另外,區議會作為一個諮詢架構,去年11月選舉換屆後,增加了不少新面孔,但卻未能為社會帶來轉變。相反,區議會原本應該關心的民生議題不見了,議會變得越來越政治化。

區會混亂 議員政治行先

自2011年區議會選舉當選觀塘區議員後,一直連任至今的顏汶羽表示,區議會新同事多,他們不了解區議會職能,對於政府部門分工安排亦不熟悉,容易令會議變得冗長、內容重覆,他直言情況很不理想。另外,部分反對派區議員拒絕與政府對話,在溝通上導致「斷橋」︰「區議員角色係代表選區市民,反映意見畀特區政府聽,你拒絕同特區政府對話,咁你仲有咩做﹖」

顏汶羽指現時不少區議員是「政治行先,民生擺埋一邊」。他以油尖旺區議會的「天眼系統事件」為例,該區區議會早前通過決議,拆除旺角西洋菜街一帶的天眼系統,他指出︰「當年因為鏹水案,特登裝CCTV去保障居民同香港市民安全,依家因為有講法話怕CCTV會影到喺嗰一帶搞事嘅人,(所以)唔好再擺CCTV去影佢哋,係本末倒置。」顏汶羽質疑這種做法等同助長暴力行為,高空擲物案亦恐會重現。他對區議會因為政治偏見而罔顧民生感到失望。

「35+」反對派攬炒香港

反對派提出立法會「35+」,倘若成真,立法會亂象恐會持續。
反對派提出立法會「35+」,倘若成真,立法會亂象恐會持續。

區議會反對派當道,立法會換屆選舉則在今年9月舉行。反對派發起「35+」行動,揚言要在立法會取得過半數議席,即35席以上,建制派該如何部署?去年區議會選舉中「倖存」的顏汶羽,會否接替在區議會選舉中落敗的黨友、民建聯立法會議員周浩鼎,參選俗稱「超級區議會」的立法會區議會(第二)功能界別﹖

顏汶羽未有明確回應會否參加立法會選舉,僅稱︰「呢一刻仍然無呢個諗法。」但他對反對派提出「35+」感到憂慮,認為如果反對派得逞,後果會比區議會嚴重得多。他說,區議會畢竟只是一個諮詢架構,但立法會卻擁有立法權,如立法會不問因由,逢政府議案必反,逢政府財政撥款必否決,香港將會癱瘓,情況令人不敢想象。他反問「攬炒派」︰「如果真係愛香港,點會想攬炒香港?」

相信市民知道如何選擇

建制派去年區議會選舉大敗,三個月後的立法會選舉會否重蹈覆轍?顏汶羽對此不太悲觀︰「我相信所有香港市民唔希望立法會亂七八糟,更加唔希望有人攬炒香港、搞亂香港,冇人想香港變成咁。香港市民、香港社會從來都係理性務實。」他認為市民很清楚建制力量對香港的重要性,在這一段期間,香港處於混亂、撕裂的狀況,「攬炒派」區議員上台後的亂象,以及黑暴帶來的問題大家都不想再看到,再加上中美貿易戰,香港經濟受影響,市民不會想香港再亂下去,相信市民知道如何選擇。

34949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