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梓樂
周梓樂
陳彥霖
陳彥霖

西貢區議會有議員動議,要求把將軍澳唐明街休憩處改名為「周梓樂紀念公園」;以及將軍澳72區調景嶺公園的休憩設施命名為「陳彥霖紀念公園」。這種區議會政治化的作為引起社會嘩然,連陳彥霖的母親亦不堪其擾開腔反對。

事件擾攘一輪之後,最終在區議會中以反對派議員互相指摘食「人血饅頭」而不了了知。這齣命名鬧劇雖然暫時告一段落,但目前全港區議會中仍充斥了不少靠政治口水上位的新一代區議員。有理由相信,這種鬧劇未來四年只會更加無日無之,區議會空轉已成定局。

去年11月競選連任落敗的前中西區區議會副主席、民建聯的陳學鋒,於中西區區議會開會的第一日,即宣布於18區成立「議會監察」,並率先在中西區推行,以監察各區議會的運作。這種體制外的監察會否令反對派議員有所收歛,避免他們濫用區議會的資源或權力?雖然情況並不樂觀,但仍要努力一試。

文:羅偉健  圖:黃冠華

作為組織召集人的陳學鋒認為,「議會監察」就像是影子議會,他從選舉後觀察了反對派議員的言行一段時間,覺得他們都有違反一些區議員的職權範圍及應有責任的嫌疑,所以萌生了創立「議會監察」的念頭。

「議會監察」成立至今只有短短兩個多月,陳學鋒坦言現時沒有所謂的架構及分工,都是「摸着石頭過河」,有會開就去聽,有文件就去看,不過他已發現有疑似濫用職權及濫用公帑的情況出現,他們亦有採取相應行動,而效果也是顯著的,未來會繼續做好監督角色,確保香港有良好的議會運作。

陳學鋒表示,在區議會選舉完結之後第二日,反修例示威仍然熾熱,理工大學仍被示威者佔領,裏面存放了大量危險物品及武器,新當選的反對派議員竟然集體表態要去理工大學營救學生,不去的就是「鬼」,陳學鋒不禁反問:「這些情況跟區議員有甚麼關係呢?」

就在那段時間,有指反對派有意透過區議會的資源去支持社會運動,對此陳學鋒義正辭嚴地說:「我認為這樣不合理,因為不能用公帑去支援他們的政治理念,而不是去服務市民。」。

雖然建制派在區議會選舉中失去大多數議席,但陳學鋒強調仍然有四成選民是支持他們的,而且得票比上屆有所增長,所以不會忘記選民的託付。1月2日中西區區議會首次會議的同一日,他舉行了記者會,宣布將於18區成立「議會監察」,並設立Facebook專頁,監察新一屆議員有沒有濫權、濫用公帑等行為,借區議會資源撈取政治本錢。

「議會監察」於1月2日成立。
「議會監察」於1月2日成立。

成員自願承擔審視違規事件

陳學鋒坦言,「議會監察」是一個比較「鬆散」的組織,沒有行政架構及分工,成員都是一些自願參與的人,目前有十多位成員,大部分都是過去落選了的議員為主,因為他們在社區服務多年,十分熟悉社區狀況。他們會互相表達意見,審視事件有沒有違規,如果有的話應怎麼樣去處理及跟進。陳學鋒負責協助不同地區成立他們的「議會監察」,監察自己當區的議會狀況。

他們在監察上是相對被動的,因為開會的時間、內容、文件都不由他們決定,所以他們只能按時派人去現場旁聽或看網上直播,文件都要在網上下載。另外,他們也會安排巡視區議員辦事處的運作,衡量是不是合理等等。雖然監察難以全方位兼顧,但若有問題出現,還是逃不過擁有多年地區議會經驗的陳學鋒,以及「議會監察」的成員。陳學鋒說:「我們之前已經做過了幾次監督行動,透過視察、看文件等方法,都能找到一些問題。」

中西區區議會開會期間,有市民被趕離場。
中西區區議會開會期間,有市民被趕離場。

市民旁聽被趕露獨裁真面目

警務處處長鄧炳強出席中西區區議會。
警務處處長鄧炳強出席中西區區議會。
有指鄭麗琼作為區議會主席。囂張跋巵。
有指鄭麗琼作為區議會主席。囂張跋巵。

作為前副主席,陳學鋒在新一屆中西區區議會第二次會議中,已經看到了弊端:「一哥(警務處長)鄧炳強到中西區區議會的時候,鄭麗琼身為主席,幾厲害,連旁聽的市民拍手也不容許,都要趕出去,所以你看到民主派當權時,那種濫權、獨裁的文化,其實都是在骨子裏的。」

他表示若然在以往,即建制派佔多數的時候,旁聽會議的人即使隨便喧嘩,主席也叫他們不停,反對派議員更會說建制派不讓市民表達意見。但反觀現在,他們卻「今天的我打倒昨天的我」,當日因為鄧炳強講得好,有人即場拍手表達支持,之後就被人趕離場。說到此處,陳學鋒也不禁有點憤憤然:「以前做反對派的時候,所謂爭取民主,其實都是假的,實際上他們是真真正正的獨裁。」

因此,在區議會開議後,更堅定了陳學鋒繼續「議會監察」的運作,他們要曝露出將這些情況,讓市民看到反對派的真面目。他們更會將這些開會情況剪接成影片,在網上公開,讓市民看到民主派是如何「民主」。

鄧炳強出席中西區區議會會議,有區議員以豬肉示威,指警方「砌生豬肉」。
鄧炳強出席中西區區議會會議,有區議員以豬肉示威,指警方「砌生豬肉」。

「和你宵」 涉濫用公帑做政治宣傳

剛過去的農曆新年,因為受當時社會暴力示威不斷的情況影響,食環署考慮到保障檔主和市民安全,因此年宵不設乾貨攤位,只有賣桃花、蘭花、水仙等濕貨檔位。不過,有區議員對此置若罔聞,竟利用區議會資源發起所謂的「和你宵」活動。

陳學鋒認為這種做法有濫用公帑的嫌疑,因為他們是利用政府資源、區議會的公帑,去租借一些免費地方做商業行為。其實過往民政事務總署就有強烈指引,不容許舉辦這類牽涉商業行為的活動,因為是變相與民爭利。

「而且『和你宵』的海報還有那個『連豬』,其實好明顯有政治色彩。利用公帑及政府資源去支持他們的政治活動,我覺得要監督。」陳學峰強烈感覺到反對派的雙重標準:「用區議會的資源去做政治宣傳,是相當敏感的。他們以前長期責難建制派,做國慶、回歸也不可以,那為甚麼做『和你宵』你又支持呢?」

陳學鋒認為「和你宵」有連豬的圖案,是有政治意味。
陳學鋒認為「和你宵」有連豬的圖案,是有政治意味。
東區「和你宵」有「光復香港」字眼及連儂牆。
東區「和你宵」有「光復香港」字眼及連儂牆。

越權針對警察或違 《區議會條例》

除了濫權、濫用公帑的嫌疑外,陳學鋒認為反對派議員還有越權的問題。比如1月9日荃灣區議會會議中,有議員建議成立「社區安全及警權監察專責小組」,要求警方出席會議,解釋進入屋苑的依據以及其他警權問題。1月18日大埔區議會要求成立「保安及政制委員會」,聲稱要監察與大埔區內相關的入境事務,比如跨區學童及行乞等問題。

陳學鋒指出當中越權的情況,例如「社區安全及警權監察專責小組」要求警察匯報的範圍,牽涉到警察的內部運作。至於「保安及政制委員會」的部分職權可能違反《區議會條例》,包括「檢討及發展區議會職能,並就市政政制提出意見」,以及「監察及研究與大埔區內保安、公安、公眾安全、入境事務有關的政府政策及公眾關注的事項」,這些都並非區議會職權。

「我們都看到有些民政事務專員,因為議員要成立這些小組而即時離場,這已經超越了民政署及區議會的職能,所以很多民政事務專員都不會參與有關討論,因為他們不可能認同越權的行為。」陳學鋒對於這些議會有越權嫌疑的做法,他會在聆聽不同意見之後,與民政事務總署及律政司進行交涉,並要求對方執法:「當議會運作違反職權範圍,甚至是法律賦予的權力時,這就是越權,政府要有行動去阻止,甚至執法,不能讓他們亂來。」

荃灣區議會中有議員建議成立「社區安全及警權監察專責小組」。
荃灣區議會中有議員建議成立「社區安全及警權監察專責小組」。

反對派囂張跋扈踐踏法治

經過暫時的觀察之後,陳學鋒認為本屆的反對派議員正在不斷挑戰法律底線:「相信這個情況未來會更明顯,他們會用行動挑戰法律底線,甚至越過法律容許的底線。」而他認為反對派議員其實都心中有數,只是「知其不可為而為之」。

反對派氣燄如此「囂張跋扈」,陳學鋒認為源自他們經常掛在口邊的一句「民意授權」。但他認為,「民意授權」不代表可以為所欲為,不然香港就不用講法律了:「香港不是這樣的一個地方,香港是一個法治社會,並非他們大聲,就可以壟斷所有意見。」

陳學鋒強調,雖然反對派在這次選區中大獲全勝,但也只是有六成多的人支持,而建制派雖然落敗了,但仍然有四成多的人支持,作為服務社區多年的他而言,是無法忽視這四成多人的意見,所以他認為自己有責任去監察這個議會。

利用網絡冀全民監察

「議會監察」會以不同形式去處理區議會出現的荒謬現象,陳學鋒認為暫時成效是顯著的,比如「和你宵」問題上,他們舉辦了記者會,政府得悉問題後就立即拒絕批出三個場地。另外,年廿八的清洗連儂牆行動,他們發起了一人一信,向區議員、政府投訴並,最後政府立即派出食環署的清潔人員進行清理。

因此,陳學鋒認為整件事不能單靠「議會監察」去做,必須要全港市民去監察。區議員是服務地區的,而區議員出現問題,第一個直接受影響的就是市民,因此他們也是以市民的角度及能力進行監察及投訴:「作為一個市民,為甚麼不可以去投訴他見到的一些社區問題?而作為議員,你亦不能選擇性去做,因為你的政治理念跟我不一樣,就不處理我的投訴。」陳學鋒不擔心反對派不理會他們的意見,因為這樣對方就不再是市民的議員,而是個別政見人士的議員。

至於如何讓全民參與,陳學鋒認為除了傳統方式比如擺街站、巡區外,他會更多利用網絡,由過往只是一個表達意見的渠道,變為收集意見甚至是行動的渠道。他希望透過網絡,組織更多市民一起監督新議會運作,因此他們設立了Facebook群組,借此發表一些他們發現到的問題,市民也可以主動申請加入,提出意見,或者看到任何問題時跟他們反映,他們就會去跟進。

「影子議會」保護區會運作

陳學鋒形容「議會監察」現在是「摸着石頭過河」,還在起步階段,不過他相信未來除了監察之外,還會提一些建議,所以會有「影子議會」的意味存在。

「當然不是純粹監督他們做的工作,這個階段我們一路做一路摸索,先以監督為主,下一個階段我們可以去討論一下有甚麼議題可以在議會內推動,要求現任議員去做。」陳學鋒相信「議會監察」未來會愈來愈有建設性。

當然,監察是愈多人愈好,所以陳學鋒相信,其他地區人士看到他們的運作方式,會慢慢加入。不過「萬丈高樓平地起」,整個計劃開始時是由中西區的成員發起,之後才慢慢擴展到不同區域,希望大家一起努力,有效地監察及保護區議會的日常運作。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