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修例暴亂由六月持續至今已四個月多,但暴力仍在升級,暴徒對社會的破壞仍在不斷擴大。對於社會上出現質疑擔心三萬警察不足以應付暴動的說法,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主席林志偉接受《堅雜誌》專訪時指出,香港警隊有足夠的防暴訓練,有足夠的法律保障,只要政府戰術得宜,調配得宜,三萬警察足以應對任何暴亂。

文:文 武

三萬警察是否足夠應對目前的暴亂?林志偉被問到這一問題時,十分肯定地回應說,香港警察可以應對任何暴亂。

他認為,應對暴亂不應該僅從三萬警察的人數上去看,而應該看社會和政府如何支持警察的止暴制亂工作。

林志偉說:「三萬警察我覺得在現時的情況,是足夠的。警隊在防暴訓練方面是足夠的,香港有足夠的法律保障讓警察去做這件事(止暴制亂)。政府在統籌、動員,或執法方向上,要落多些功夫。我們作為警務人員,但我們也是香港市民,雖然我們有執法的角色,但是始終我們面對的仍是香港市民,有些人會質疑我們,在執法過程中為何不做少一些,我覺得,我希望除了在執法,在武力上驅散之餘,社會上應該有更多的聲音對一些不對的事,去齊聲譴責,或者動員一些人出來,將暴力切割,或將暴力驅走香港。」

他認為,只要戰術運用得宜,只要調配運用得宜,香港警隊絕對可以應對任何的騷亂。

他認為,暴亂已持續四個月多,大部分香港市民已經對暴力事件感到很煩厭,相信情況或慢慢逆轉,當然香港的暴力也會受到政治的影響,包括國際上的政治角力,以及香港內部的政治影響,但警隊一定會竭盡所能,執行法紀。

林志偉相信三萬警察可以應 對任何暴亂。(圖:黃冠華)
林志偉相信三萬警察可以應 對任何暴亂。(圖:黃冠華)

不認為仇警是普遍現象

四個多月的反修例暴亂,警察成為暴徒攻擊的目標,亦成為傳媒較多報道的目標,林志偉並不認同仇警是社會的普遍情緒,但由於在傳媒中出現得較多的是對警隊或警察比較敵視或不滿意的言論和報道,令人感覺到仇警的氣氛較濃厚。

「我在過往四個多月中,在如此混沌的社會情況之下,反而多了很多我不認識的市民,給我發來email,有些市民不知從何得到我的電話,給我發信息,寄信給我,或在街上見到我,給我支持,加油。仇警情緒是否真的那麼嚴重?」

他指出,現時的傳媒,訪問的焦點都是在一些比較情緒化的受訪者,通常在示威現場,或在一些被破壞的地鐵或建築物附近去訪問一些人,或當警察去掃蕩去做一些防暴工作的時間,訪問那些人,得出的答案肯定對警察敵視。

香港警隊具備足夠的防暴訓練。
香港警隊具備足夠的防暴訓練。

傳媒鏡頭刻意對準警察

林志偉同意,在某些方面現時警民關係比較緊張,特別是一些經常出來遊行示威,或者對警隊了解認識不足,受到一些片面的短片影響,容易對警隊產生誤解:「很多情況下,公營電台電視台專門播出一些反警察的視頻,有些影響,讓人感覺警民關係存在很大的問題,我不認為不應該去看,但我認為不應該將問題放大。」

在資訊發達時代,市民大部分資訊由電視、網絡上獲得,而網絡上大部分的資訊則源自傳媒機構,林志偉說:「我覺得他們(部分傳媒)的拍攝手法,他們通常的鏡頭都對着警察,很少將鏡頭向着暴徒,他們的目的,當然是想拍攝警察在做事的過程中、捕捉到警察他們認為不好的地方,讓他們的報道更加吸引。我也相信一些網媒拍攝一些對我們警察不好的鏡頭,目的是打擊警隊士氣,這個是令市民對警隊誤解最重要的原因。」

反修例風暴中,警察是走在最前的抗暴力量。
反修例風暴中,警察是走在最前的抗暴力量。

假記者比警員還要多

反修例暴動中存在的假記者問題,亦是社會關注的問題之一。林志偉指出,在多次大型的驅散行動中,往往見到有一大班穿着記者服裝的人,有時人數可多達兩三百人,甚至比現場的警察人數還多。香港記者不需要登記,或在採訪前也不需要跟警察的公共關係科去做認證的手續,香港的記者監管制度並不完善。

反修例暴亂中,常常會出現一種現象,當有事發生時,有些記者在警察面前出現,有時會令警方的執法出現困難。

不過,林志偉指出,警隊執法不會視對方的行業或身份而猶豫,當警察執法的期間,有任何人做出令警隊執法困難,阻礙警察執法,原則上不論任何身份任何行業,都會用法律去處理,對任何人都一視同仁。

他認為,傳媒界可以思考會否加強自我監管的機制,因為讓假記者混入記者群中,對傳媒的專業形象造成大影響,也對警察執法時與傳媒之間的矛盾增加,傳媒的身份如何去認證值得探討。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