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不聊生】(1)疫情無了期 為生活 變招求存

肆虐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在港輾轉一年,至今未見終點。百業蕭條、民不聊生,基層生活苦不堪言。有游泳教練為支撐一家六口開支,轉做外賣仔;有美容小店東主為交租不惜加按自住物業;亦有機場後勤員工被迫放無薪假,九個月後終被炒;還有推拿從業員為求準時出糧維持基本生活,轉職到公立醫院做醫療支援人員。

捱過艱苦一年,仍望不到前景,確診個案起跌不定,失業率更創17年新高,但生活仍然迫人。他們除了望天打卦、聽天由命,更不禁要問政府一句:「我們還要撐多久?」

文:陳 明 圖:黃冠華、Mia

疫情持續一年,多個行業出現結業裁員潮,失業率更創17年新高。
疫情持續一年,多個行業出現結業裁員潮,失業率更創17年新高。

抗疫一年,各行各業飽受摧殘。港府先後推出四輪防疫抗疫基金合共1,979億元,向受疫情影響行業提供資助,當中更動用810億元推出「保就業計劃」,補貼僱主發放工資。不過,疫情反覆不受控,經濟一沉不起,結業裁員潮不絕,失業率由疫情爆發前的3.3%,升至最新的7%,創17年新高。失業大軍短短一年增加一倍,達253,300人,就業不足率更由1.2%升至3.8%,就業不足人數大增2倍,至148,200人。

疫境之下,基層市民生活最受影響,收入大減,但租金、水、電、煤等基本生活開支卻分亳不減,每日為了生活煩惱。究竟他們如何度過這艱苦一年?是自求多福還是坐困愁城?《堅雜誌》訪問了多個來自不同行業人士,親述他們在逆境下如何自處。

游泳教練 轉做外賣再謀創業

Dicky為賺取收入,曾短暫轉職做「外賣仔」。
Dicky為賺取收入,曾短暫轉職做「外賣仔」。

「相信我不會再像以前般,用這麽多時間去教游水,因為始終體驗過,見過鬼還不怕黑嗎?」32歲游泳教練Dicky向記者坦言,經過今次疫情,體會到游泳教練人工雖高,但並非一份穩定工作,正謀劃創業尋求出路,日後或會放棄教練工作。

從事私人游泳及潛水教練14年的Dicky表示,過往暑假是業內高峰期,可以朝九晚九不停上堂,月入高達4萬元。不過他早已深明教游水不能教到老,故一直未雨綢繆,找很多其他兼職,包括保險、市場推廣等,務求擴闊自己的工作範疇。

社運+疫情收入近「清零」

已婚的Dicky於2019年「上車」,購入香港仔一個大約200呎的新盤樓花,準備與太太及孩子入住。2020年本應是他人生的美好時刻,年初新樓交收,女兒又剛剛出生,卻因社會運動加上疫情爆發,打亂了他的計劃,一家三口唯有繼續與家人一同居住在觀塘的公屋單位。他說:「小朋友需要照顧,暫時與家人同住。父母、弟弟,再連同我一家三口,6個人擠在細小的兩房公屋單位。」

2019年底,Dicky的收入已受社會運動影響而下降:「2019年11、12月,因為有很多遊行,泳池要關閉,當時教練工作已開始停滯。之後疫情爆發,康文署正式宣布封池,收入即時降到零。」當時仍有個別客戶因居住屋苑有泳池,邀請Dicky上門教授:「只有一、兩個客人,幾百元哪夠用?」

供樓連支出月花兩萬靠積蓄頂住

疫情爆發以來,泳池及沙灘長時間關閉。
疫情爆發以來,泳池及沙灘長時間關閉。

2020年初收到新樓,每月供樓約要18,000元,雖即時有租客承租,但租金只收回約10,000元。Dicky粗略估計,連同其他必要開支,每月最少要支出15,000至16,000元:「已經沒有外出吃飯,不購物,萬多元是必要支出。剛剛租客又要走,如果找不到租客,每月開支便要2萬多元,幸好我有積蓄及懂得財務管理。」

身為家庭經濟支柱,Dicky暫時有積蓄可以「頂住」,但疫情爆發後,教練工作連同其他兼職被迫暫停,亦令他承受一定壓力:「數字上因為我一直有儲錢,我支持到,但心態上一開始是有壓力,因為一直有收入,現時被迫放假又無工作,更加辛苦,很想有收入,重過正常日子。」

其後泳池曾短暫重開,但他的客量已減少一半,收入降至不足5位數,但因疫情反覆,泳池又再全面關閉:「問題是不知何時完,一是選擇等,一是轉工,很兩難。若轉全職的話,有客時便不能隨時接,自己不想放棄游水,所以要找兼職,但有哪些兼職可以隨時入職又隨時抽身?只有送外賣。」

入行送外賣收益有限被迫放棄

Dicky幾經掙扎後,於5月決定入行做電單車「外賣仔」,但可能是「入行遲」,他完全賺不到錢:「分分鐘給人抄張告票便全日收入報銷。再加上油錢開支,危險性又高。最好笑是曾經為了5元獎金而追單,但始終一日只賺得200多300元,很辛苦。」捱了一個半月後,最終因疫情又再爆發,最終決定退出。

過去一年,Dicky因持有教練資格,獲政府防疫抗疫基金先後兩次發放7,500元及5,000元補貼,現正申請第三輪7,500元補貼。他質疑,「幾個月才獲發7,500元,除開每個月有幾多?」另外,業界亦擔心即使泳池重開,亦有很大感染風險,Dicky說:「明白還明白,但我們也要食飯,補貼上可否增加?」

最多再撐一年為未來兩手準備

Dicky現時參加再培訓局的增值計劃,報讀語文及網上創業課程增值,完成課程後可獲發津貼。另外,他又自費參加急救及潛水等專項訓練,更計劃轉型開拓網上銷售凍肉生意。他預計按現時狀況,最多可撐多一年,不可再留戀教練行業:「我不可以望住危機在等,以前手頭上有賺錢機會當然會先賺錢,不會想太多亦不會有勇氣去搏。現時疫情之下一切都要放低,自己亦要兩手準備,不可以乾等政府來打救你,事實亦反映政府做不到甚麽來打救你。」

51457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