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個學期或者明年,就把小朋友帶回國內就讀。」、「我們很多家長都在國內搵緊學校。」

跨境學童家長們無奈地說。反修例風暴持續數月,九月開學以來仍未見平息,不少內地家長感到憂心,坦言香港政局若持續混亂,會選擇明年退學,返回國內就讀。

現時每日有兩萬多名跨境學童,背着沉重的書包,穿梭於香港與深圳之間。天未光就要長途跋涉、舟車勞頓,到底是為了甚麼?當香港再不能提供最好的學習環境,當成為香港人的身份不再優越,時移勢易,跨境學童家庭是時候要重新盤算。

文:郭延桐 圖:黃冠華

曾幾何時,邊境學校因為本地人口出生率下降,收生不足導致殺校潮。不過,隨着中港婚姻日趨普遍,自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港人回內地結婚組織家庭並且定居的人口不斷上升。父親或母親一方擁有居港權的子女,俗稱「單非」 ,港人在內地所生的子女均擁有合法的港人身份和權利。

由於香港教育的優勝,不少家長選擇讓適齡入學的子女回香港接受教育,故出現深港跨境上學的特殊群體:跨境學童。然而在最近持續不斷的反修例風暴下,政治進入校園情況嚴重,令內地家長開始重新思考,跨境學童何去何從的問題。

跨境小學生家長L先生(左)和Amy (右)均十分憂慮香港的混亂情況,考慮明年把兒女帶返國內升學。
跨境小學生家長L先生(左)和Amy (右)均十分憂慮香港的混亂情況,考慮明年把兒女帶返國內升學。

「我是普通女人仔,當初對香港教育充滿憧憬。」跨境學童家長Amy和老公在深圳相識相戀,老公是香港人,Amy是內地人。現年8歲的兒子,在港讀小二,Amy起初對香港這顆東方之珠有無限幻想:「我當初點解來香港?因為香港是國際化都市,各方面都很優勝,好多人羨慕我可以來香港。」

夫妻二人都是建築工人,收入不穩,於是選擇在羅湖定居,但為了兒子有更好的教育,仍願意每日來往中港兩地之間。Amy肩負起每日接送兒子上學的任務,安頓好兒子,自己才去建築工地上班,周而復始從來不覺得辛苦:「總之,我們作為媽媽其實很簡單,我們想把最好的給小朋友。」

「現在後悔送小朋友來香港。」

邊境設學童專用通道,讓學童出入境。
邊境設學童專用通道,讓學童出入境。

「真心一句,現在後悔送小朋友來香港。」Amy搖頭說。小朋友每日清晨5:20起床,6:15準時到達口岸,到達後6:45過關,7:30到達學校,背着沉重的大書包,穿梭於香港與深圳之間。如此披星戴月底為了甚麼?

Amy怕兒子英文跟不上進度,怕繁體字書寫困難,怕語言問題要適應,於是毅然在兒子幼稚園三年級的時候,就送他來香港讀書,參加全港小一統一派位,希望派到一間好學校:「我都是望子成龍,想小朋友得到最好的教育。」

本來跨境學童來港求學追夢就不容易,反修例風暴重擊下,家長似發了一場惡夢:「作為媽媽,我很擔憂,例如放學時間,交通方面大家都知道,一定會受到一定程度影響。我又要返工,立法會拉下布,越來越少工程項目做,好多人開始失業,真是真心疲累。」Amy說。

「媽媽,點解我們要來香港讀書?」

新界北區的小學,每日早上有大批跨境小學生上學
新界北區的小學,每日早上有大批跨境小學生上學

「其實這段時間,我覺得最大的困難是小朋友,他會向我吐苦水『媽媽,點解我們要來香港讀書?你不是說香港很好的嗎?』」Amy說,每次聽到小朋友這樣問自己,都感到非常無奈和難過:「小朋友未必有成熟的心智,但是他會很好奇,他會問我『媽咪,點解要向警察叔叔扔火啊?點解周圍塗污啊?點解去燒銀行啊?還打爛玻璃?』」Amy非常擔心,這些事件對於小朋友身心成長會產生很大負面影響。

「我都不知道點答,因為我文化程度不是很高,驚答錯教壞他。」於是Amy很簡單地告訴小朋友,這是警察和市民的事情,我們不要理,我們好好讀書,讀好書就能明白是非對錯。

「我都一直在思考,如果香港長期亂下去,我都不會再留在這裏,因為小朋友話在國內開心一些,他呢幾日經常問我『媽咪,你會不會被人捉了?媽咪,你會不會被人打?媽咪,你會不會不來接我?』不是我擔憂他,反而他擔憂我更多。」

「把小朋友帶回國內讀書。」

學童過境上學,放學後過境返回深圳,所需交通時間較長。
學童過境上學,放學後過境返回深圳,所需交通時間較長。

Amy坦言:「下個學期或者明年,會把小朋友帶回國內讀書。」她說現在內地對港人子弟放寬政策,很多學校有英文外籍老師,最重要是教育環境好過香港,起碼有寧靜的學習環境:「不會好似香港咁混亂,好似越來越亂,開學後去參與示威的學生,被捕人數很多,越來越年輕。」

「我沒有文化,以前我是100%相信香港的老師可以教好我的子女,現在不再這樣認為。」 Amy形容,以前兒子的小學會升國旗、唱國歌,但自從反修例之後,學校已經不再升國旗,亦取消了唱國歌環節,對跨境學童的心靈沒有給予照顧,只簡單叫跨境學童注意交通,注意人身安全,令她覺得很失望。

「很多家長都在國內搵緊學校。」

L先生送完女兒上學後就回建築工地上班
L先生送完女兒上學後就回建築工地上班

「我們很多家長都在國內搵緊學校,因為有得揀。」跨境學童家長先生說。先生和Amy是工友,均從事建築行業,由於背景相似,二人常討論起子女學業的問題。先生是香港人,在國內結識妻子,於是定居深圳羅湖區,二人育有一名9歲的女兒,在港就讀小二。由於當時希望女兒有最好的教育,於是在女兒讀幼稚園一年班時就選擇來港,現在卻異常擔心:「我們好多家長其實都有討論,好多人很擔憂,都想帶小朋友離開。我小朋友升小三的時候,就會帶她回到國內升學。」

「在香港很辛苦,很無保障。」

L先生每天早上將女兒送到校門。
L先生每天早上將女兒送到校門。

「點解你一小撮人的政治概念,令到整個香港沉沒,我覺得太自私。」先生對於反修例風暴表示非常無奈:「建造業在香港來講,已經開始不夠工程做,政府工程拉布拉到無得做,私人工程因為這次運動,相信亦會走下坡,很快就無嘢做,現在已經出現裁員。我相信明年很多工友都四散,香港經濟衰退同蕭條。」他除了自身難保外,亦痛心運動為女兒帶來的影響。

「現在覺得在香港很辛苦,很無保障。」先生回憶起接女兒放學的經歷。示威活動令港鐵受阻,本來3點放學,最後折騰了5個小時,晚上8點才會到家:「上學也是,本來小朋友長途跋涉已經很辛苦,還要擔心隨時有變化,預留時間提早出發。」

「反修例運動對小朋友來講,很不健康。」先生批評現在香港的教育出現大倒退:「教到一些學生出來更加不明白事理,更加偏激。眼看整場運動連一些很高級的知識份子都出來,他們連是非黑白都好像顛倒了,而媒體的報道更是單方面加鹽加醋,影響小朋友身心成長,小朋友應該學習事實,學習事情的正反兩面,不是單方面的片面之詞。」

「希望小朋友多看彩虹, 不是只見黑白。」

「現在這樣繼續下去,驚小朋友不懂得分辨黑白。」先生說寧願把女兒帶回國內讀書,他形容,現在有得揀:「國內現在有很多好學校,國內學校有些都很國際化,以前無外籍老師,現在已經有,甚至有些國際學校有6-7個咁多,另外,深圳現在對港人子弟一視同仁,國內已經接受香港人和國內人是一樣,甚至給予很多優惠。」

「希望小朋友看多些彩虹。」 先生寄語女兒,不要僅僅看到黑白二色,黑白對於小朋友現時的心智,未必分得清晰,因為有些事情總有灰色地帶,希望女兒能看到七彩顏色,感受世界的多元和陽光。

21069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