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修例」暴動持續了三個多月,支持者眾。儘管香港政府已順應民意,正式撤回修訂,並逐一回應訴求,但暴徒還是繼續大肆破壞。直至今時今日,仍支持暴動的市民,可粗分為三大類別,暗合佛家所說的「貪」、「嗔」和「癡」等「三毒」。

第一類是絕對支持任何反政府運動的市民,由「反修例」至現在的「仇中反共」,都依然是不離不棄。一些人是意識形態上對中國反感或恐懼,對中國政府及香港政府都不信任。其中,有一些人認為香港人的利益被大陸人剝削或奪去;亦有一些人在工作上面對大陸同胞的強大競爭而進退失據,因而對中國政府及大陸人諸多不滿。筆者發現有不少朋友,起初明知《逃犯條例》的修訂不涉及宗教、政治及言論自由等範疇,還有重重關卡保障香港人的利益。豈料所謂「一呼百應」,6月9號當日,都紛紛走出來遊行。這班市民的執着程度各有不同,其中激進的一班,對西方國家所灌輸的「民主自由」觀念深信不疑,甚至乎默許了「港獨」,以「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為口號。這類人「反共仇中」,亦仇視香港警察;他們對一切感到憤怒,所中的自然是「嗔」毒。

第二類是見風駛舵的人。他們未必不知道諸般事實,而是希望可以渾水摸魚。無論是本地的超級富豪、權貴或政客,還是普通市民,都可以有這種心態。由於自回歸以來,中國政府對香港的管治一直都奉行「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方針,以穩定為重,縱然遇到了反對聲音,都願意作出不少讓步及妥協。甚至乎有着很多互惠互利的政策出台。驕縱的香港人,自然希望乘亂可拿到更多好處,或爭取最大的自由度。因此,各大富商,仍要等到暴動後兩個月,才肯站出來表態「反暴力」;甚至乎,有超級富豪至今還要為暴徒討價還價,建議政府饒恕他們。這類人貪得無厭,中的當然是「貪」毒。

第三類則可能佔大多數。普遍市民對《逃犯條例》不熟悉,只是道聽途說;亦對警方執法、拘捕、驅散和管理人群的手段沒有認識,甚至乎一輩子連打架也沒有親眼看過。這些市民受到反對派傳媒、網媒、政客、狀棍、教師和網紅等誤導,先入為主之下,自然不信任政府及警方。在他們的認知裡,中國政府可以用「逃犯條例」任意拘捕香港市民,至於三個多月的暴動,則是由所謂的「黑警」和「元朗白衣人」造成,與黑衣暴徒無關。由於香港是商業化社會,消息自由流通,節奏太快,大部分市民無暇分析,都十分依賴傳媒及意見領袖的評論,因此紛紛中計;大家先入為主之後,更能糾正偏執。這類人不明事理,所中的正是「癡」毒。

此間大談「佛偈」,我們又能否透過慈悲佛法來化解「三毒」?還有沒有辦法讓更多香港人與「暴徒」割席?筆者認為,跟普遍香港人談「佛法」,總有點「對牛彈琴」;如今,所謂聚九州之鐵而鑄成之等大錯,就只有等到香港人最終承受惡業之時,才可能會有人覺悟前非了。

文 : 寒柏

從事金融業,自由撰稿,醉心武俠小說創作;近期發表《汴京遊俠傳》、《獵頭交易》、《清明上河記》和《天人》等小說。著作還包括《金庸雅集:武學篇》和《金庸雅集:愛情、影視篇》等等。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