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作為中國憲法規定的唯一合法執政黨,在香港居然長期是以地下黨的形式存在,即便回歸後同樣如此,但香港又人人都知道中共的存在,感受到中共無處不在的影響力,誠可謂咄咄怪事。這主要是歷史原因所導致,因為在過去的局勢之下,中共在香港以地下黨的形式存在對開展工作更有利。但世界每一天都在改變,香港經過近幾年的動蕩,政治生態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以前正確的做法今天可能是錯誤的。香港回歸以來,官商共治的模式已被證明徹底失敗,非中共不能收拾這個爛攤子,但繼續以地下黨的形式如何能夠順利工作?也許,中共是時候在香港從幕後走向台前了!

回歸以前官商共治之所以有效,是因為港英政府能夠對他們進行有效管治,但為何回歸後這種模式就完全失效了呢?首先,香港的官商都是港英時期的既得利益者,要麼是港英政府培養出來的忠誠公務員,要麼是港英政府扶植的壟斷大商家,他們因此心悅誠服地接受港英的管治;但是中共對於他們來說完全是一個陌生的外來者,而且由於歷史原因對其心懷戒懼,意識形態也有巨大差異,對中共天然就有疏離感。其次,英國在過去幾百年一直稱霸世界,二戰後儘管霸主地位不再,但由其創立的制度和模式被美國繼承至今依然主導着世界,香港的官商無疑對此更為認可;而近代中國則長期積貧積弱,雖然近年來發展迅速,但中共的制度和模式是否就較英美優勝,即便今天也未必有多少人認同,更遑論80年代中英談判之時。

因此,香港的官商很大程度上並非心甘情願地接受中共管治,和中共的關係也並不融洽,只是無奈地向現實低頭。中共對此不可能不知道,只是當年為了實現順利回歸這個更宏大的目標,因此可以暫時放下分歧,只要香港的官商支持回歸,其他一概不究。但在回歸之後,是否還要延續港英時期的官商共治模式呢?其實,當年也有聲音認為香港的官商靠不住,回歸後應該讓本地的左派(即所謂的土共)上台執政,但一來變動太過巨大,擔心影響港人的信心,繼而動搖香港的穩定;二來本地的左派水平普遍低下,並不具備管治香港的能力,恐怕損害香的繁榮;三來中央有信心能像港英政府一樣,成功籠絡香港的官商,使其為自己效力。

因此,官商共治模式在回歸後得以延續,而結果如何大家有目共睹。公務員團隊已經充分反映出其反共挺獨的本質,有以陳方安生……為首的一批港英餘孽不斷暗中破壞,也有大量被洗腦的中低層公務員赤膊上陣,這從去年返修例風波中大批公務員被捕可見一斑。至於商人雖然表面上依然擁護中共,但中共的鼻祖馬克思早就說過:「一有適當的利潤,資本就會非常膽壯起來……如果動亂和紛爭會帶來利潤,它就會鼓勵它們。」80年代負責中共對港統戰事務的新華社香港分社前社長許家屯也指出,資本家的政治傾向往往隨着自己的商業利益而改變。如果挺共會有損失而反共有利可圖,那麼商人會毫不猶豫地加入反共陣營。

在香港大部分官商都靠不住的情況下,筆者看不到任何理由繼續延續這一模式,那麼唯一能夠管治香港的只有中共自己了,而本地的左派無疑最為合適。首先,自己人在政治上肯定可靠,尤其是當前歐美已把香港當作向內地滲透的橋頭堡,通過破壞香港來牽制中國,在如此關鍵的戰略要地當然必須由自己人掌舵。其次,經過四十多年的改革開放,中共已經積累了充分的經濟工作經驗,有足夠的能力管治好香港。第三,部分港人對中共的負面感觀已經無法改變,對他們無需再有任何顧忌。最後,這並沒有違反基本法和港人治港的原則,本地的左派也是港人,中聯辦前法律部部長王振民曾表示,中共領導香港本來就是天經地義的,中聯辦前研究部部長曹二寶也認為,中央、內地從事香港工作的幹部隊伍也是香港的管治力量。

如果中共要在香港上台執政,自然就不可能再以地下黨的形式遮遮掩掩,而是光明正大、理直氣壯地從幕後走向台前,目前正是好時機!

文 : 會稽山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