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沙田區議員動議在社區內預留空間設立「社區連儂牆」,若成事,變相是以公帑資源去資助縱暴、誹謗和欺凌文宣,這些文宣傳遞虛假新聞和未經證實的消息,抹黑香港特區政府官員和警隊,更是為九月立法會選舉的另類選舉廣告,不但公器私用,為反對派準候選人造勢,或已涉選舉舞弊,而這更是反對派區議員得寸進尺的濫權行為,濫用區議會制度和資源,把違法連儂牆文宣合法化、合理化、常規化、常態化,是顛倒黑白。

另有縱暴派區議員,把區議員的宣傳橫額預留大部分空間作「資訊站」,讓同聲同氣的污合之眾張貼或書寫暴戾、具誹謗性和政治化的訊息,目標顯而易見,同樣濫用區議會資源,這些區議員宣傳品是實報實銷,用公帑去資助,這些區議員為了一己之慾,濫用公帑公物,把政治帶進社區,疏於地區工作,損失的將會是該區居民。

有網民組隊撕毀文宣,並統計活動數目,四處拍照打卡和發訊息,大肆自我宣傳,被揶揄「抽水」博出位爭上位,不然也不用計算「次數」了,但其實團隊其他默默貢獻者、清潔工人才是幕後無名英雄,香港青年和社區還需要眾多真正做實事者。其實,清理這些縱暴文宣陷入兩難,既會惹起現場不同政見人士的口角和武鬥,更會被張貼者誣陷刑事毀壞,所以要杜絕違法縱暴文宣,須從文明合法途徑着手,除了要書面向食環署提供準確違法標貼和塗鴉的位置作出投訴,更需要求各區議會即時清理各處張貼的縱暴文宣,並即時煞停任何由公帑資助的變種「連儂牆」建議。

此外,各區的電箱、郵筒、公園、路牌、行人路、馬路均有被劃上、貼上不文明和不雅的塗鴉或貼紙,若各區區議會無動於衷,那麼食環署、路政署、康文署等部門仍需盡快還原被刑事毀壞的公物,其實,區議會有職能包括向特區政府作出美化社區等環境改善事務和公共設施及服務的提供和使用提供意見,如果區議會未能發揮應有的角色,則市民可以自行聯絡民政事務總署和康文署作出還原公物外觀和清理塗鴉的建議。

社區資源豈能用作縱暴?區議員作為公職人員也不能選擇服務對象!公帑更不能補貼缺公德的違法行為。李文浩劉家衡與狗論的告示不能在社區再出現,「社區連儂牆」更是不能以公帑資助在社區出現!區議員需要知道自己的職能和權限,除了不宜把區議會政治化,他們要知道自己不是社區決策者或管理者,不宜越權濫權,須盡區議員的本份履行職務。若縱暴派區議員宣傳橫額的「資訊站」空間現有具煽惑犯罪的訊息或具誹謗性的言論,這些區議員同樣可被追究煽動罪、教唆犯罪,或因誹謗而被民事追討、禁制和道歉,屆時律師費可要自掏腰包的,不要奢望從區議員的津貼報銷。

文 : 朱家健

全國港澳研究會香港特邀會員、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香港總會常務理事、香港基本法澳門基本法研究會會員。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