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民主黨能改,就不是「政治廢物」 文:何君堯、丁煌

為確保「愛國者治港」制度穩定,全國人大接連出手,推進完善選舉制度。民主黨(該黨)是特區老牌大黨,此時此刻,發現自身處於政治分水嶺。它能否通過黨內改革,使其符合參選「立法會」與「選舉委員會」要求?

為慎防淪爲「政治廢物」,該黨可選擇聆聽田飛龍副教授(田老師)的見解。田老師指出,該黨需要「清黨」,清理極端激進黨羽;檢討、修正黨綱與政治論述,使其滿足於「愛國者治港」與「一國兩制」的基本要求。 該黨大可雙管齊下,通過「清理門戶」配合「重正黨綱」來淡化長期營造及演繹的政治極端激進取向,進而符合完善選舉制度從政議政要素:「愛國者治港」。話雖如此,田老師則警示,該黨要注意避免政治立場與取態180° 的突然華麗轉身。

「清理門戶」是個亮點。最近,特區輿論注重加強特區人「保家衞國義務」情懷培養與認識度。大家已厭惡無底線、無所不用其極式計謀與抗爭來奪取「民主自由」。雖然社會局面、民意出現的轉機,引起該黨鐵桿粉絲的唾駡,田老師則精準指出,完善選舉制度之後,中央與特區市民上下一心,共建政治和諧社會法治體系。

成立於 1994 年,從 90 年代中葉至本世紀初,近30年間該黨在政界嶄露頭角,對管治層面產生重要影響。在政治圈內,打着鮮明「理性論政」旗誌;在人群中,組織「大規模民眾」活動,叱咤風雲,爭取民主。雖然僅是特區一地方政治組織,在已故前黨鞭司徒華的帶領下,該黨漸漸鎖定:推動中國人民共和國「民主事業」為政治路線。成立初期,該黨積極與中央展開溝通對話,也正是初生政黨萌芽期的溫和立場,締造中央駐港聯絡辦副主任李剛與該黨領導層在 2010年5月24日 上午進行閉門會議。

與該黨截然不同的有社民連和公民黨。社民連無意與中央建立溝通橋樑,更在 2009年7月 發動「五區公投」,(泛民主派口中的「變相公投」):第一步,透過 5 名泛民立法會議員辭職;第二步,通過補選,全數返回議事殿堂。此策略如成功,能締造機會使選民透過補選方式表達「普選」訴求。公民黨成員陳淑莊也參與了「變相公投」。政治有劇本。5 位泛民主派先辭職,不久便華麗重返議會。泛民主派以此做為基礎,向中央和特區政府施壓,要求加快「普選」進程。大家注意,公民黨也對「抗爭式議政策略」,情有獨鍾。

從 2014年 開始,許多政治新生力量在「雨傘運動」中崛起。本土運動人士囊括大量社會運動紅利,「本土主義」力量正式登上管治舞台。他們打着「香港自決」旗號,其中的極端分子更是變本加厲,推動激進民主改革與「本土主義」議程,主張「香港獨立」。在這樣的社會氛圍下,「本土主義」的壯大應該讓該黨背脊發涼,也同時亂了陣腳。

「雨傘運動」後,若干「本土主義」政治組織漸露雛形,在策劃示威抗議與立法會選舉中大展拳腳。本土力量在 2016 年立法會選舉中共贏得 6 席。雖然羅冠聰、劉小麗、 梁頌恒和游蕙禎因就職宣誓違反《基本法》,被取消資格,民主黨卻未能在「本土主義」失勢後,爭取到「本土主義」狂熱派支持。事與願違,民主黨其實是被「本土主義」狂熱派牽着鼻子走,導致這個局面的原因是該黨沒有正視暴力抗議,對暴徒態度模棱两可。

大家注意,在「大是大非」面前,政治取向上容不得「難得糊塗」。2020年6月《特區國家安全法》(《國安法》)頒布後,該黨領袖本應能夠意識到「止暴制亂」已成為主旋律。無底線、無極限式抗爭形勢十分嚴峻。非常可惜,只有極少數黨友未雨綢繆,為《國安法》刑法生效後做準備。本質上該黨領袖帶領全黨「雙腿一蹬、跳進火坑」。2020年12月,另一位政壇明日之星許智峯逃亡海外,退黨。今年初,該黨 4 名立法會議員:尹兆堅、林卓廷、黃碧雲及胡志偉,因參與立法會違法初選而集體被捕,淪為「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嫌疑團伙。

事後檢討,該黨在過去數年內犯下嚴重政治戰略錯誤,與「本土主義」狂熱派合流,與狼共舞。如今,該黨已不再是一枝有影響力的特區政治力量。它承受的致命一擊是眾成員對局勢的誤判,認為採取激進對抗策略,可迫使中央就範。它在應對本土勢力狂熱、暴力派人士與黨內激進分子勢力抬頭的局勢也大失分寸,漸漸越走越遠,闖入政治危險禁區。

縱橫海內海外,如今站在崖邊;如何立足?何以齊黨?何以平內亂?

在田老師提供「清理門戶」與「重正黨綱」8 字金玉良言之後,該黨再次展現依然故我,對政治路線堅定不移。今年 5月15日,現任主席羅健熙回應田老師時表示,看不到黨內有人走激進路線,他相信黨團不會因而有所轉變。他還指出:他們會堅持、自行決定前路。無獨有偶,該黨重量級元老劉慧卿早前也表明無意參選,亦呼籲黨友考慮不參選,她還表示向建制派爭取提名票是「屈辱」。大家注意,該黨在政治倫理中蹉跎,不是一天兩天,也見慣不怪。這就是「你走你的陽光道,我過我的獨木橋」。

該黨親西方民主主義領導者認為,參與選舉將體現「民治」原則精粹,能確保完善選舉機制與特區政府的合法正當性,這是「合法性導入」(Input Legitimacy),進而達至「民享」意境。但是,遵循中央成功治國模式:「合法性產出」 (Output Legitimacy),新一屆「行政長官」和 90 名成員的「新立法會」,應該對高效解決民生問題,實現居民共同目標,更感興趣。著名德國學者弗蘭克·施莫芬尼(Frank Schimmelfennig) 是「合法性產出」理論的支持者之一。該黨不應在「合法性導入」理論對完善後選舉機制能導入多少影響這一點上,志勢過高。如要參政議政,該黨唯一應當做的是遵守完善選舉規則,確保掌握「發言權」為特區政府施政出謀獻策。倘若他們主動放棄參選, 其他泛民主派絕不會坐失良機。「民主思路」與「新思維」有志之賢士們,早已摩拳擦掌,準備參選。

與其背棄建黨初心,「重正黨綱」能糾正政治戰略錯誤,重獲中央信任。「清理門戶」能使中央相信,民主黨是一個愛國愛港的政黨團體。

(閱讀:英文版)

【Newspaper Article】Junius Ho & Kacee Ting:Democratic Party could avoid political irrelevance via reform (HK China Daily 3 June 2021)
https://www.chinadailyhk.com/article/221612#Democratic-Party-could-avoid-political-irrelevance-via-reform

文:何君堯

現任香港立法會議員

國際公益法律服務協會創辦人

文:丁煌

深圳大學基本法研究中心兼職研究員

國際公益法律服務協會顧問委員會成員

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

珠海經濟特區法治協同創新中心學術委員會委員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