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寶龍的講話,你讀懂了嗎? 文:陳凱文

除了美國宣布對中聯辦七名副主任實施制裁之外,近期最重磅的新聞,莫過於港澳辦主任夏寶龍最近的一次講話。對於這次講話,不同的人已有不同解讀,例如有人便把講話當中,提及香港在第二個「一百年」時的暢想,解讀成一國兩制到了2049年,還是會維持不變,以此消除部分人對於一國兩制在2047年之後,會否維持不變的疑慮。

其實平日有留意內地政治講話的人,都會明白有時某些話是以委婉的形式說話,而有些話反過來解讀的話,其實有另一種意思。例如「暢想」只是目標的委婉說法,而一國兩制「50年不變」,本來便是既不包含50年後會變,但也不包含50年必定不會變,至於變還是不變,根據《憲法》第31條規定,決定權在全國人大。

換言之,「暢想」若是被理解成目標的話,香港在在第二個一百年來臨前,能否讓這些「暢想」實現,便成了一國兩制在50年之後繼續不變的標準。如果有人只是拿講話中提到第二個一百年做文章,而不談及「暢想」的委婉含義,因而斷定無論怎樣,一國兩制到了2049年也不會變的話,這人不是蠢就是壞。

講話中第二個耐人尋味的字眼,便是提到《港區國安法》的實施,「斬斷了內外敵對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的『黑手』」。這句話的有趣之處,在於過去的字眼,通常是「境外勢力」,而「境外」在內地的法律用語中,是指「關境之外」,所以是包括台灣。如此推論,「內外敵對勢力」的「內」,便不是指台灣,而是指香港甚至是內地的敵對勢力。

那麼,這些境內的敵對勢力又有那些呢?純粹是指非建制派嗎?應該不是,因為這句話用上了「黑手」一詞,是在幕後而非站到檯前的政客。換言之,這句話的意思,便代表中央其實知道修例風波的爆發,除了有境外勢力的攪局之外,還有境內的勢力在推波助瀾,至於究竟是誰,那便是只能意會,不能言傳了!

講話中第三個值得關注的重點,便是夏寶龍談及何謂落實「愛國者治港」原則時提到兩點,第一點是「堅決把反中亂港分子排除在特別行政區管治架構之外」,相信這是民主黨主席羅健熙為何認為,這次講話比過去重,因為任何讀過官媒文章的人,都能知道「反中亂港分子」是非建制派的代名詞。

是故,羅健熙雖然嘴上說,現階段難以預測民主派的參政空間,但是他心底裏應已知道答案,特別是大家若是記得港澳辦副主任鄧中華在之前的講話中,提到要「把那些披着愛國者外衣的『潛伏者』、『偽裝者』一一剔除出去」,便能大致上知道,夏寶龍在三月份的講話中所提及的「不搞清一色」,並不直接代表非建制派能夠入局,亦不代表非建制派走去扮愛國便能入局。

可以說,今次夏寶龍的講話,已把治港者的入閘門檻,說得非常清晰,但是讓人感到懊惱的是,這麼重要的一個訊息,我們的特首竟然在事後並沒提及,而是把焦點放在後面所講的治港者五點要求上。誠然,那五點要求,涉及挑選管治能力強的愛國者進入治港團隊,確實非常重要,但是避免偽裝者蒙混過關,亦是同等的重要,特首卻避而不談,箇中成因又是為何?

說到治港者五點要求,根據內地政治講話的慣性,其實是以委婉的方式提出現屆治港班子,乃至是建制派的五個缺點。例如要求立場堅定,顯然是源於修例風波的時候,有些人立場不夠堅定,甚至提出綏靖主義的主張,以為再答應非建制派一至兩個訴求,例如答應成立所謂的獨立調查委員會,把站在前線防暴的警察推出去充當替罪羊,便可以平息黑暴。至於當中有誰,被批評的人自己心知肚明。

又例如敢碰硬、有擔當、履職專責,則似乎不只是針對有些官員和建制派在修例風波時的「縮沙」表現,而是針對他們的整體表現而言,都是不敢碰硬,亦不願觸碰既得利益的奶酪。因為大家不是善忘的話,便會記得現屆政府甫一上台,國家主席習近平便以「為官避事平生恥」來告誡他們,而現屆政府至今似乎仍在部分問題上,抱着不敢硬碰的心態,例如特首早前便以開發郊野公園不易做,作為推搪理由,所以今次講話才要再次強調「敢擔當」的重要性。

至於貼基層、接地氣,以及團結方方面面的力量,某程度上是反映中央早已察覺,港府部分官員至今仍有自視為「高等華人」的精英主義心態,並且沒有把執政同盟中的建制派政黨,真的當作自己人,而是把對方的支持視為奉旨。另一方面,此一要求亦反映中央亦有察覺,現屆港府在部分民生和經濟政策,存在政策傾斜的情況,才會強調治港者必須顧及草根的利益。

諷刺的是,林鄭在講話之後的回應中,竟然聲稱自己「每日按夏寶龍提出管治者五大要求辦事」,如果事實真如她所言,她和她的管治團隊,真的是每日按着這些要求辦事的話,夏寶龍作為中央官員,又何解要提出來?由是觀之,我們的特首要不是太好面子,要不便是缺乏自省能力矣。

文:陳凱文

學研社成員、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