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指,其實武漢當地11月底已經開始出現新冠病毒感染,如此說來,人類與這個病毒的交手,已經3個月。這3個月來,全球十萬八萬的感染數字,還未計算漏網之魚,不同的國家展現了不同的抗疫態度。暫時來看,最成功的國家是新加坡、最失敗的國家是韓國。防疫的關鍵,是防外而不是限內。

當然,疫情還未完結,仍在發展,這也僅是以現時掌握的資料,來一個期中總結。

為甚麼說新加坡是最成功?反應最快、防外徹底、內部代價最小。所謂防外,是防止病毒從外部傳入;所謂限內,是內部限制人身自由。新加坡政府1月31日宣布,禁止中國護照持有者及所有在過去14天內曾到中國內地的旅客入境新加坡,新規定在2月1日晚上11時59分起生效。美國政府2月2日起禁止曾在14日內到過中國大陸的非美國公民或居民入境。而香港則要2月8日才對來自內地的旅客實施14日強制檢疫。

最大的區別,在於新加坡對內部的限制最小。香港停課,最早都要4月20日復課;台灣也停課到2月25日;而新加坡卻沒有停課。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甚至很坦然地說:病毒死亡率低,如果大量傳染,就讓輕症患者回家自己隔離治療好了。也就是說,如果病毒傳播控制不了,變成流感一樣,就把它當成流感一樣處理,重症住院,輕症自己回家。於是很多人笑說新加坡是「佛系防疫」,還說等着看新加坡如何遍地病人。結果,新加坡到2月25日只是90宗確診,連日來都是低單位數增長,並沒有出現大爆發。

李顯龍這樣做的底氣在哪?因為美國、日本等國家從武漢撤僑之後,都對回國的國民逐一排查,得出來的感染率都是1.5%左右,其中很多都是輕症或沒有明顯症狀。由此得出兩個重要信息:第一、由於很多症狀不明顯,武漢的感染數字一定被大大低估,早有專家推算武漢很早的感染數字已經是數十萬計;第二、由於大大低估了感染數字,因此武漢、湖北這些地方是的死亡率和重症率是虛高的。

雖然世界衞生組織早前說不贊成限制旅遊,但新加坡就是不聽。相反,一直只是限制湖北旅客而不限制中國內地旅客入境的韓國,就大規模爆發,似乎印證了防外的確很重要。當然,沒有任何兩個國家是一模一樣的,任何比較,都只是一個參考意義。

中國內地控制疫情,從春節起,可以說是很成功的。如此大規模的爆發,到2月25日,廣東省已經0新增確診,也已經持續一段時間低單位數。除了湖北省之外,其他地方算是扼殺住了疫情的蔓延。不過要看到,中國內地對此是付出了極大代價的。經濟上的代價,未來一段時間大家會逐漸看到,要埋單的還未浮出水面;對民眾生活上的嚴重侵犯,更是難以用金錢去衡量的代價。

如果把尺度拉寬一點,將疫情爆發從11月底開始算起,你也可以說內地的防疫是非常失敗的。為甚麼這樣說?由11月底到春節前,差不多2個月的時間,存在瞞報、不公開、誤判,完全錯失了把病毒扼殺在萌芽中的最好時機。到官方春節前開始高調抗疫,其實疫情已經蔓延到大部分的省份。緊接着,內地春節起展開史無前例的雷厲風行抗疫措施,其實是為自己早期的誤判埋單。先是完全不剎車,還踩油門;繼而知道不踩不行了,就踩煞車踩到底。光看後半段,似乎我成功把車煞停了,但這種開車手法顯然是極危險的。現在,車子和車內的人有沒有被震出內傷,仍待觀察。

抽樣普查搞清楚病毒殺傷力

現時,病毒仍在韓國、意大利等地擴散。要知道,這些國家是不可能如內地一樣,大範圍地限制市民的自由的,充其量可以禁止一些大型公眾活動,但要禁止大家出門、出小區,這完全不可能。我們由此可以印證一下,如果內地早前不是採取大範圍的禁足令,疫情是否會一發不可收拾呢?

最後,哪怕病毒真的全球大流行,也無需過分擔心。從湖北省意外的數據來看,死亡率絕對算不上高,而且病毒正隨着一代一代的傳播快速適應人體,按常理是會在傳播的過程中越來越弱。哪怕新冠真的成為流感一樣全球大流行,也絕對不是末日病毒。當務之急,其實是要搞清楚病毒真正的殺傷力,中國應該馬上在武漢展開一次抽樣普查,搞清楚感染人數。只有弄清楚病毒真正的重症率和致死率,才能選擇正確的武器和手段去應對。

文 : 吳桐山

學研社成員,時事評論員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