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首富李嘉誠最近語重深長的對記者說,希望政府能對我們社會的“未來主人翁網開一面”。意思就是不要追究因反修例活動犯法的年青人,給他們自新機會。看來,李超人對我們的年青人仍然充滿希望,這應該是件好事。

好,既然首富那麼欣賞,讓我們看看最近這段日子,香港一些未來主人翁的表現:

穿着校服的中學生,還有穿便服的,樣子可能是大學生或已是有工作的年青人,在不同的港鐵站“跳閘“(即沒有付車費)。其中一段視頻,有人拍到穿校服,沒有帶口罩的女生,把入閘機的檔板一腳踢開,然後開心地進站,好像很威風的樣子。從六月底開始,參與暴亂後,黑衣蒙面人逃票的行為,已成了港鐵站內的指定動作。但最近這樣,就算是平日沒有暴亂發生,年青人也明目張膽地逃票,確實令人震驚。

有一段視頻,看到有幾百名穿着校服戴口罩的中學生,在一個大型商場集體以四個字的粗口像唱歌一樣,來蓋過一班唱國歌的市民聲音。這些學生,樣子看來非常洋洋得意,一點都沒有覺得自己有什麼不對。

大學又怎樣?先看看中文大學八月底的新生迎新營。上千名穿上全副暴動裝備的黑衣人,在百萬大道舉行集會,高呼 ”時代革命,光復香港“,向剛踏進大學校門的師弟師妹們招手,其目的明顯就是要吸收新血補充人手。一位內地來港男生看不過眼,站出來指責他們,卻被強行拖走,差點被痛打一身。

這星期最惹人注意的,是浸會大學的學生。從視頻看到,九月十六號最少有十幾名學生跑到校長室外,要校長出來對話,原因是前一晚有一名浸大學生在北角街頭被警員拘捕,涉嫌在其所攜帶的包內藏有九吋長的尖刀。這群學生,要求校方譴責警方,但求見校長不果,竟然用磚頭砸爛門鎖,打破玻璃,更用噴漆噴向保安攝錄鏡頭。後來,副校長與新聞系系主任出來和這些學生見面,卻遭到態度極度兇惡的學生以粗口辱駡,情況猶如黑社會收保護費欺凌老百姓一樣。

最近,一位本身是香港出生長大,曾在八十年代時任教中文大學的美籍華裔教授,回港度假並與筆者聚舊。他在港的一個禮拜,住在中大校園裡其中一間書院的賓館,親眼目睹校園裡到處都是他認為十分荒誕的現象。他說,除了令他百思不得其解的鼓吹港獨標語,最使他感到失望的,是學生們的舉止。粗言穢語,似乎是大學裡生活的一部分,一些臉孔純真的男女學生,粗口講得如市井之徒一般流利。老教授在美國教學多年,心裡想着以美國人那種主動開放態度,或許可以和學生們溝通一下,試圖瞭解為什麼他們會這樣討厭中國,仇恨在他眼中十分斯文克制的香港警察。可是,雖然這位一向非常友善熱情的老教授對學生們講,他以前也在中大任教,現在從美國返港,很想聽聽他們的意見,多次遇到的學生都沒有興趣和他作理性討論。每當老教授向他們講到美國那邊的警察如何粗暴,如何歧視有色人種,他們的反應是馬上不再交談。談到中國,這些百分百的中國人則把自己當作是一個與中國敵對的國家國民。老教授對筆者感歎說,想不到只不過二十多年間,曾經是充滿學術氣氛,學生們都是彬彬有禮的學府,竟然會變成如此。

筆者多年來都在不同的學長計劃中擔任過學長,接觸不少在學的師弟師妹。很感恩,遇到的學生們大多是品學兼優。但從最近所見,香港的教育確實暴露了很大的問題,還在求學的學子,對於守法和道德似乎完全嗤之以鼻。如果這就是我們的未來主人翁,香港的將來會是怎樣,真不敢想像。

文 : 陳永良

執業律師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