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暴亂4個月,仍然有人爭論,特區、警方是否有能力止暴制亂?我認為,老百姓只看結果,而結果是客觀的。幾個月過去,情況日益惡化,如果這叫有能力,那麼我都可以說有能力打NBA了。就好似一場比賽,結果是客觀、無情的,如果連輸9場,你還在辯稱有能力贏,只能令人失笑。當然,失敗的結果可以分析,我過往也說,或許是無心,或許是無力,或許兩者都有。有多少是無心多少是無力,可以分析。但懇請特區政府和警方,不要再說有能力止暴了,有勇氣承認是第一步。這種「有能力」聽起來,多麼的無奈呢?

特區政府要求廣大市民與黑衣暴力人士割席,但這個世界很殘酷,割席與否,恐怕老百姓看的也是能力。這幾天,有學生被拘捕的學校,表明不會開除被捕學生;有商場保安,用肉身阻擋警察入內執法;有港鐵員工做內鬼,將內部資料外洩給破壞港鐵的人。特首,似乎在現實的能力面前,不少人(沒有人做過統計有多少比例)選擇了與你割席,而不是與黑衣人割席喔。

難怪的,人身肉做,誰不怕痛?當日內地官媒批評港鐵包庇黑衣人,港鐵表態譴責,結果就被砸到全線停駛,政府無能力阻止黑衣人毀壞港鐵,擺在眼前。美心集團太子女伍淑清上聯合國譴責黑衣人暴力,結果美心旗下所有食肆被破壞殆盡,人家伍淑清算是與暴力割席了吧,但結果呢?政府無能力保護與黑衣人割席的人。有港鐵、美心珠玉在前,撐政府與黑衣人割席無好結果,在這一刻的香港,買黑衣人怕就是「講政治」,否則分分鐘下個被砸的就是自己。學校不開除暴動學生,你政府不會也不能把學校怎麼樣的;一開除,「義士」馬上把你砸個稀巴爛。你說怎麼做?

我站哪一邊的?其實區區草民站哪邊,最簡單的邏輯就是看哪邊打贏。兩個黑社會頭目爭做大佬,做小弟的,當然是看誰打贏跟誰啦。如果有人站出來撐你(例如伍淑清),結果她被人打你都無能力或無心為她出頭,誰敢認你這老大?

所以,香港的黑白顛倒,不能單罵黑衣人,如果自己爭氣,何以至此?你無能力保護我,我如何伸張正義?如何貫徹正確的價值觀?《禁蒙面法》實施前的一晚,也就是10月4日晚,由傍晚6點至10點,黑衣人幾個小時的打砸,全港處處是戰區,警察去了哪裡?我一早說,有法律無能力,只是一步一步蠶食自身法治。由不反對通知書、禁制令到《禁蒙面法》,大家都看到了。

彭定康說林鄭引用《緊急法》推《禁蒙面法》是瘋狂,背後的潛台詞是什麼?為什麼當年港英政府用《緊急法》就可以,我特區政府用就是瘋狂了?那不是雙重標準嗎?其實還有一個殘酷的現實,彭定康沒好意思說出來:當年港英推《緊急法》,人家是同時出動軍隊的,你特區政府有軍隊嗎?沒有。沒有武力支持就推《緊急法》,那就是我一直說的,沒有武力有法律有何用?那不是瘋狂是什麼?殘酷的現實告訴我們,武力是文明的基石,沒有武力,如何保護自身文明?香港當前的問題,在於武力的缺位。這也是人家看準的缺陷。

文:吳桐山

學研社成員,穿梭港深兩地的資深傳媒人、時事評論員。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