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調不能成為國家安全絆馬索 文 : 朱家健

鍾庭耀自從一年多前從香港大學達退休之齡後,離開香港大學民意研究中心,另行自立門戶,設立了香港民意研究所,現時,鍾庭耀是該香港民研的主席及行政總裁,香港民研剛成立一周年,鍾庭耀也亮一亮相,公布「有關六四」的民調,發表意見。

鍾庭耀的民調對受訪者進行了訪問,對「支持」和「反對」「平反六四」進行民調,其他民調問題包括「港人有否責任推動中國民主發展」、「中國政府處理正確/錯誤」,抽樣樣本為1,001人,在不用看民調問題的設置和結果,已令人質疑樣本是否已足夠、樣本採集渠道是否廣泛。

翻查鍾庭耀自脫離香港大學民意研究中心後,他的新機構已進行了若干「民意調查」,包括《「公民社會贊助計劃」 – 香港獨立》、《「公民社會贊助計劃」 – 黃之鋒被取消參選資格》、《「公民社會贊助計劃」- 以《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或者其他法案制裁香港警務處處長》、《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運動 – 民間民情報告》、《新聞自由指數調查2019》。過去一年,社會動盪,香港民意研究所仍在敏感時刻有雅致進行多項政治味道濃厚,甚至乎對「香港獨立」進行民意調查,讓他人對新機構真「令眼相看」,「省了招牌」。

今年五月中旬,香港民研又無釐頭「公布」紀律部隊及駐港解放軍民望數字,「結果顯示」,「香港市民對警隊民望仍然包尾」,再看該項民調是香港民意研究所五月初以隨機抽樣電話訪問1,004名香港居民,根據該項「民意調查」有44%市民給警隊「零雞蛋」。

不評論在「巧合」的時間,對紀律部隊進行民調是否有動機或有何動機,但既然受訪者只有1,004人,似乎民調欠缺代表性和權威性,這樣不科學的「民意調查」,單方面「公布」「紀律部隊及駐港解放軍民望」,與抹黑他們又有什麼分別?

鍾庭耀過往在香港大學民意研究中心工作時,曾被指民調設計將「中國人」和「香港人」對立,是「不合邏輯」和「不科學」。換了新馬甲後,竟然又以「香港獨立」作為民意調查方向,同樣令人反感。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這是現況和現實,「香港獨立」從來不是選項,不能討論更不應該討論;此外,香港民意研究所的網站「香港民意研究計劃 – 調查結果」竟然有「市民身分認同」、「對台灣獨立的意見」、「對台灣加入聯合國的意見」、「對西藏獨立的意見」,可見,香港民意研究所除了對「港獨」進行「民調」外,更照辦煮碗,對「台獨」、「藏獨」進行「民調」,但其實這都屬於偽議題,從來都不應該討論和列作可選擇、可議論的題材,站在國家主權和領土的大前題下,分裂怎可以成為民調選項?

也難怪鍾庭耀在被記者問及人大通過訂立『港區國安法』,會否憂慮未來無法再做六四民調,鍾庭耀回應未知條例內容,「定會做合法的事,不做非法的事」。可見鍾庭耀已心中有數。但難道一天未訂立「港區國安法」,仍可進行有關「港獨」、「台獨」、「藏獨」的民意調查嗎?這可算是煽動分裂國家的實際行為!鍾庭耀如果有自知之明,對這些觸及國家主權、領土完整、國家安全的議題,更是應該不宜觸碰,犯罪行為又有甚麼好研究和調查?大是大非又有甚麼值得去討論?

近日在網上流傳的「香港國安法樸克牌」,鍾庭耀更被捽上梅花J的紙牌,也難怪,國家安全是十四億人的大事,民調不能成為國家安全的絆馬索,豈能允許鍾庭耀進行探討分裂、危害國家安全的「民意調查」?這種不具備法律和倫理條件的民調,必須被叫停!國家安全理直氣壯,以民調為名的「港獨」、「台獨」、「藏獨」研究都是旁門左道。國家安全,匹夫有責,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土地上,豈容分裂國家的研究在陽光下進行?香港民意研究所是以公司形式營運,公司註冊處須對鼓吹「港獨」分裂行為的香港註冊公司進行注銷。

香港須確立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防止外部勢力干預和內奸配合亂港,進行擾亂國家安全和進行分裂活動,這才是民意!

文 : 朱家健

全國港澳研究會香港特邀會員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香港總會常務理事、香港基本法澳門基本法研究會會員。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