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港地 哪來的消聲器? 文:何君堯、丁煌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中通社)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中通社)

中美地緣政治競爭當前的趨勢是越演越烈。「律政司」於5月28日舉辦了《港區國安法》法律論壇(論壇) 。在論壇之前,一間美資駐港律所的亞洲主席馬田·羅傑斯(Martin Rogers) 同意「律政司」的邀請參加論壇。他當時強調是以個人身份參加,與其他受邀的獨立專業人士共同討論包括《港區國安法》和其他法域法律可能出現的有關程式挑戰事項。

2021年7月,特區政府也組織了類似的論壇活動,可能是因為當時馬田在這次活動上表達過支持《港區國安法》的言論,又可能是因為有其他反對聲音表示這類論壇是政治宣傳活動,馬田應該事先有想過他在這類論壇上的身影不會被外界視為自己是「愛港同路人」而進一步對他所在的律所聲譽產生不利影響。

就在今年論壇舉辦前夕,馬田表示退出5月28日的論壇,但沒有解釋退出原因。這樣子有可能是因為馬田忘了合上他的「潘朵拉的盒子」,突然發現自己走進了個死胡同;同意參加論壇、提早退出論壇、峰迴路轉。乍一看,馬田風波好像是空穴來風無中生有的小事一樁。細品一下,他在胡同裏的華麗轉身是不是要刻意與論壇保持安全距離;生活在香港的美國公民通過法律平台,以真誠的角度評論《港區國安法》,被禁了?大家再細品一下,這樁小事的重點在於有沒有幕後勢力影響馬田退出論壇。

中美當下的政治博弈導致兩國關係急劇下滑的進程很難有任何的改變或逆轉可能性。最近,美國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 說,我國是國際秩序最嚴重的長期挑戰。這裏所謂的「國際秩序」本質上就是「美國主導的國際秩序」。美國政府以西式「人權」、「自由」、「民主」等價值觀為藉口,不惜一切代價針對《港區國安法》的頒布,進行連珠式抨擊,還說《港區國安法》違反《中英聯合聲明》與《基本法》。

由於所謂的針對「美國主導的國際秩序」的中國威脅論,美國有明顯動機亮出《港區國安法》牌,來削弱我國與詆毀特區。但是,如果大家只是通過強權政治的視角來看待美國反《港區國安法》 政治宣傳,可能流於表面。從哲學角度來看,美國對其建基於西式文化中特有的正義和人權標準美式「法治」的適應傾向,是對基督神教體系的世俗信仰與《港區國安法》產生思想不協調的衝突结果。

《港區國安法》的頒布不僅恢復了特區的社會秩序,還協助特區規避反華勢力製造出來的政治動盪浪潮。最重要一點,《港區國安法》確保了「一國兩制」原則在動盪局勢中重新揚帆起航。正如首任首席大法官李國能先生正確指出,任何司法管轄區都有各自保護國家安全的法律。他說:「這類法律的存在是一般性的符合法治的。(註)」去年七月,馬田對《港區國安法》在維持特區地位的作用表示讚許。他說:「《港區國安法》非常重要,正面的框架維護特區的地位。」與外國的同類法律相比「非常標準」。

雖然我們不應對馬田退出論壇的真正原因妄加揣測,但筆者設想,很有可能雷達下方有一股敵對勢力導致馬田退出論壇,旨在詆毀特區。能證明這股敵對勢力存在的例子比比皆是。

首先,美資駐港律所孖士打(Mayer Brown) 在經歷一周的國際壓力後,退出代表香港大學移除「國殤之柱」的訴訟;再來,「英國最高法院」撤回兩名高級法官在特區「終審庭」的任命;還有,八一八維園反修例集會未經批准集結案:被告包括黎智英與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等九名民主派人士。事件惹來英國政客及法律界人士高調譴責,不少政客促請卑利得(David Perry) 御用大律師拒接案件,英國外相藍韜文更批評卑利得「唯利是圖」。2021年1月20日,「律政司」指他面對英國社會的壓力和批評,英國外相等人更誤把《公安條例》案件與《國安法》混為一談,卑利得考慮後決定請辭。

有趣的是在1963年,美國律師沙博理(Sidney Schapiro) 加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他在成為咱們祖國公民之後,於1971年11月獲得美國簽證,他背負着「愛美同路人」的斥辱起程、回鄉探親、看望年邁的母親。儘管如此,他在美國大氣電波裏告訴聽眾,中國沒有侵略他國的意圖,但如果受到攻擊,中國會不惜一戰到底(註1)。當時,美國雖然屹立在歷史錯誤的另一邊,她依然與中國台灣省保持外交關係。

1971年7月,當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 秘密訪華時,他和他的隨行人員住位於北京的一家酒店,酒店裏處處張貼着譴責「美帝國主義」的大字報。在冷戰的陰影下,美裔中國籍翻譯家沙博理律師仍然可以在美國本土自由表達親華政治觀點。但馬田身處自由港卻要自我審查,不能再發表認可《港區國安法》言論。大家注意,麥卡錫主義(McCarthyism) 溫和版有在美國捲土重來的危險可能性。

如果美國仍然抱着歇斯底里式、癡迷於所謂的針對「美國主導的國際秩序」的中國威脅論,筆者忠言:「平生不做虧心事,半夜敲門心不驚。」感覺既是事實,根據「自我應驗預言理論」(Self-fulfilling Prophecy),美國越是採取更多措施來應對所謂的針對「美國主導的國際秩序」的中國威脅論,北京的反應就越能曲線式驗證美國的恐懼。著名經濟學家傑佛瑞·薩克斯(Jeffrey Sachs ) 敦促世界第一、二大經濟體推進雙贏攜手合作。他的建議似乎是一個簡單好方法,把中美從危險僵局中釋放出來。合作、相互尊重文化與制度差異以及美國摒棄冷戰思維,這些選項仿似兩個大國政治關係正常化基礎建設的不二法門。

註:Exclusive interview: Hong Kong’s first chief justice Andrew Li on whether all judges in city should be Chinese nationals ahead of 2047
https://amp.scmp.com/news/hong-kong/politics/article/3181460/why-hong-kong-may-need-discuss-whether-all-its-judges

註1:Sidney Schapiro; My China: the Metamorphosis of a Country and a Man; Beijing: New World Press, 1997 at 190
https://www.amazon.com/My-China-Metamorphosis-Country-Man/dp/7800053385

文:何君堯
現任香港立法會議員
國際公益法律服務協會創辦人

文:丁煌
深圳大學基本法研究中心兼職研究員
《凝聚民心》聯合發起人
國際公益法律服務協會顧問委員會成員
香港法學交流基金會副主席
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