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現在走上街頭,問大家,21世紀人類最嚴重的疫情是什麼?可能很多人都會認為是今次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從公眾反應的緊張、政府應對措施的嚴厲來看,無可否認,今次新型肺炎疫情是「最嚴重」的。但這裡的「嚴重」不是指病毒本身的殺傷力大,而是公眾的恐慌和政府的緊張。我認為,在未來的歷史上,今次的疫情應對很可能會成為一個研究案例,顯示人們的群體情緒是如何被信息所主導和牽制的。

21世紀雖然只是過去20年,但人類已經面對多次疫情,從病毒的殺傷力來看,除非病毒在短期內發生突變,今次的新型肺炎可以用「微不足道」來形容。截止執筆時,中國內地確診病例有9745例,死亡人數213人,死亡率是2.19%,相比沙士時10%的死亡率差很遠。值得注意的是,213例死亡個案中,湖北省佔了204例,湖北省以外的地方一共只有9例死亡。也就是說,中國內地除卻湖北省以外,3939例確診只是有9例死亡,死亡率是0.23%,可謂非常低。中國內地以外的地方,包括港澳台和所有海外國家,暫時129例確診,0死亡,死亡率是0。湖北省死亡率特別高,可能是與當地病例較多,醫療資源不足有關。但也可以說明,如果得到及時治療,這個新型肺炎並不是特別可怕。

但就這樣的一個病毒,人們似乎怕得瑟瑟發抖。中國內地14億人,這個春節大多鎖在家裡,連門都不敢出。香港市民搶口罩,當有人被記者問到:搶不到口罩怎麼辦的時候,有人竟然說「只能等死」。連專業的醫護也要挾罷工,說政府不封關就「只能等死」。我只是想用數字回應你:至於嗎?

如果今次的疫情的殺傷力,大家可以用「等死」、「末世疫情」這些詞語來形容,那我可以毫不誇張地說:大家已經死過很多次!2003年香港爆發沙士疫症期間,有8名醫護人員為救助病人不幸殉職,令人心傷。但就那樣,醫護還在堅守崗位,有「等死」嗎?大家熟悉的流感,美國2009年的豬流感有5500萬人感染,超過11000人死亡;2017至2018年的流感有4880萬人感染,死了79400人;2018至2019年的流感有4290萬人感染,死了61200人。如果你認為今天中國的新型肺炎疫情被形容為「末世」,那麼人類早就滅亡了。按照歷史的經驗,包括2003年的沙士,只要病毒不突然變得厲害,一般疫情剛出現的時候,死亡率會比較高,越到後期死亡率會越低。這很好理解,因為新病毒一出現的時候大家手足無措,後來逐漸積累經驗了,就會找到治療的辦法。

問題是,現在的公眾情緒被信息所蒙蔽。政府叫停各行各業,造成「末日」景象,令大家心理上覺得非常嚴重。兩相比較,沙士時我們面對10%死亡率的病毒,我在疫情發生時去過北京、香港、佛山、南京多個城市,各個城市基本各行各業照常營業,餐廳、電影院都是正常的。現在面對一個0.23%死亡率的病毒,我們就所有服務業關停,門都不能出了。只能說,是人們的防疫意識提高了很多很多倍吧,還是大家接觸的信息多了很多很多倍呢?

其實無論是政府應對還是公眾情緒,現在都是被信息控制。你每天可以在手機上看到疫情最新的數字,今天又多了多少個確診,多了多少個死亡,你會覺得嚴重得不得了。有的人還說,要等到疫情變成0風險,才敢讓孩子去上學。但就算沒有這種病毒,自然界也存在各種各樣的病毒,什麼時候可以等到0風險呢?答案是永遠不會。

我們把這次的肺炎叫新型肺炎,如果我們把視野拉闊一點,我們看普通肺炎。以香港數據為例,肺炎本身就是排名第二的致命疾病,特別是對長者和長期病患而言。2017年的數據,全香港有4,360名男士和3,672名女士因肺炎而死亡(衞生署數據),平均每天有22人因肺炎死亡。2017年沒有什麼新型病毒肺炎,這是正常的數字。武漢市常住人口如果是香港的2倍的話,那麼每天有四五十人因肺炎死亡是正常數字。只不過現在變成了新型肺炎而已。

事實上,各種傳染病,例如普通肺炎,它們的數字都在每天發展,因為每天都有很多人死。但你看不到,你就覺得風險是0。現在你每天看到新型肺炎的數字,你就覺得這個風險很大。如果政府每天公布各種各類傳染病的死亡數字,你就會發現,其實這個新型肺炎好像不算什麼嘛。

新型肺炎是一個新的風險,但我們不要只盯着看新的風險,其實,我們的生活裡面天天都面對很多恆常風險。例如各種各樣的病毒,例如交通事故,例如各種意外,例如戰爭,例如香港的黑色暴力。全國一個月有213人因新型肺炎死亡就把你嚇得不敢出門了?那你應該永遠不要出門了。因為單單交通事故一項恆常風險,世衞數字就指中國一年因交通事故死亡的人數有25萬人之多。沒錯,新型肺炎病毒是在我們原本面對的恆常風險的基礎之上,增加了一個新的風險,但就現在的情況來看,這個新風險相比恆常風險,幾乎小到可以忽略不計。當然,風險越小越好,但也要尋求生活上的平衡。把自己裝在一個容器裡面,天天用營養液泡着,一動不動,應該是風險最小的,那活着幹嘛呢?死了就沒有風險。

最後申報一下,吳桐山也有每天戴口罩(不要嚇到別人是一種公德),也有注意洗手和保持衞生習慣。養成好習慣是好事,無論有沒有新型病毒,都應該這樣做。但我也會出門,也會去運動、去爬山。這次新型肺炎病毒,與其說是一次疫情,不如說是一次人類集體防疫過敏症。我想強調,哪怕這種病毒慢慢淡出大家的視野了,也有很多現存的病毒,他們的死亡率比新型病毒相當或者更高。風險,是大家需要恆常面對的;防疫,是大家需要恆常做好的;但封關、封城、封村這些過敏反應,你能堅持多久?

文 : 吳桐山

學研社成員,時事評論員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