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感受? 文 : 陳祖光

律政司司長介入許智峯私人檢控西灣河交通警長開槍案,要求撤控。
律政司司長介入許智峯私人檢控西灣河交通警長開槍案,要求撤控。

常常聽到警方、法律和司法界人士講,某某案件已進入司法程序,不適宜談論或討論,以免影響將來法庭的判決。今天就看到有傳媒的某某記者公開談論西灣河交通警開槍事件,更大談感受,從自己的感受去說出案情。不知到這名記者是否受過專業的傳媒訓練,又或者有否這方面的專門學歴。令人懷疑在案件還未審訊完畢就公開盡情講出個人觀點和感受,會否做成法庭先入為主的影響,可能已經妨礙了這案件在司法上的公正。

講感受,我就記得去年暴徒公然縱火、掟石、毀壞黃大仙警察宿舍及襲擊宿舍居民的時候,當時在警察宿舍內的家屬,都是婦孺孩子。低層單位的窗戶都被石頭掟得粉碎,孩子嚇得失聲大哭,母親抱著孩子瑟縮一角,害怕暴徒破門入屋侵害她們。場面就如電視電影上的山賊入城,放火燒屋,暴徒的猙獰,就像想見人殺人一樣。經歷災難般暴亂的小孩子和盡力保護他們的父母親,相信今生今世都不能忘記那天的慘痛。本來好好的坐在家中生活,應該是最安全的,卻突然被暴徒襲擊,然後天天生活在惶恐之中,又有誰為他們喊冤!有些錄影片段,更懷疑拍攝到某區議員帶頭行兇,連本來協助居民的區議員也可能是暴徒,他們又可以向誰問責?難得警察隊員佐級協會為警察宿舍申請禁制令,卻又有一些不知名的自稱記者,公然違反法庭命令,侵擾居民。在網上隨便一查,甚麽「老竇搵仔」就可以起出大量警務人員及其家屬的資料。這樣有系統的起底行為,已嚴重侵擾了警察家屬的生活自由,他們也是香港市民呀!

今日看到某些記者大談採訪後的感覺和事件對他們情緒的影響,我就覺得有點噁心。作為記者專業,自己跑到暴亂現場採訪,見到暴亂事件而令自己情緒受到影響,這是自尋。比起坐在家中被暴徒襲擊,又被起底迫害,對孩子和婦孺心理上所造成的巨大恐怖陰影,根本就不值一提。現在反過來說自己的感受,更大數警隊的不是,不是做賊喊捉賊嗎!這令人想起很多粵語長片的劇情,一個努力讀書,勤力做家務的孩子,在父親不在家時,被後母刻薄。當父親回家後,後母反而在父親面前大數兒子的不敬。這就是「惡人先告狀」。

暴亂不是由警察發起,警察只是依法止暴制亂。在這場暴亂中,無論是誰受到侵害,或造成怎樣的心理創傷,都應該歸咎發起暴亂的人和自以為可「違法達義」的兇手。所謂專業的傳媒人,無論你是刻意又或是疏忽,請不要妨礙司法的公正了。

文 : 陳祖光

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主席顧問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