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港區人大代表張俊勇日前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林鄭月娥可公開承諾待事件平息後,在不影響司法程序下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整場風波。他又強調修例風波反映的深層次矛盾並非房屋或民生問題,而是政治制度裹足不前,因而建議特首應該勇於向中央表達重啟政改,而且是大刀闊斧改革,並聲稱「無guts(勇氣)就不要坐特首個位」。

任何一個不帶政治偏見的人,都能看到張俊勇的觀點,其實是主張政府再次向反對派讓步。即使張俊勇拒絕承認,認為事後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不代表政府就範和放棄原則,也改變不了他所提議的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及重啟政改,本身便包含在反對派「五大訴求」之內。假若這樣都不算建議政府就範和放棄原則,怎樣才算是就範和放棄原則?

更重要的是,先不論事後成立所謂的獨立調查委員會,究竟有何實質作用,張俊勇提出建議的原因,竟然是「相信有助安撫社會情緒,令市民安心」,便是典型的綏靖主義主張。其實,張俊勇究竟有何客觀論據,證明他口中的「市民」,真的能代表全港市民呢?他又有何論據,證明他口中的「社會聲音」,真是代表社會的整體意見呢?沒有!

很明顯,張俊勇只是把反對派支持者的想法,說成是「市民」和「社會」的整體意見,繼而把政府不答應對方的訴求,視為沒有「積極回應社會聲音」。說到底,張俊勇其實認為亂事未平的原因,在於政府不肯答應反對派的訴求,只有採取退讓和妥協,接納他們提出的獨立調查委員會和重啟政改,才能「安撫」反對派及其支持者的情緒,從而使到他們不再發動暴力衝擊。

問題是,張俊勇提出的綏靖主義做法,真的管用嘛?反對派在六月中旬,發動暴徒衝擊立法會之後,政府宣布暫緩《逃犯條例》修訂,他們有因此而收手嘛?沒有,反對派隨即打蛇隨棍上,提出所謂的「五大訴求」,並且繼續發動暴力衝擊。及後,政府再作讓步,宣布正式撤回修例,他們又他們有否因此而收手呢?也沒有。在此情況之下,張俊勇又憑什麼認為,政府再作讓步,便能安撫暴徒們的情緒,並使他們收手?

至於所謂的深層次矛盾問題,張俊勇認為問題不是來自房屋或民生,這說法並沒有錯,因為房屋和民生問題只是表象,香港因為實行資本主義,導致階級矛盾日益尖銳,以及階級流動性下降,才是問題的本質。至於政治制度裹足不前,難道張俊勇不知道,當日政改方案是反對派否決的嘛?難道他不知道,只要反對派不接受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的《8‧31決定》,結果也只會遭到反對派否決?若他知道的話,仍把重啟政改,說成是特首有否「勇氣」的問題,這不是顛倒黑白乎?

文 : 文兆基

時事評論員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