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如何恢復偉大榮光? 文:何君堯、丁煌

凱文·麥卡錫(Kevin McCarthy)
凱文·麥卡錫(Kevin McCarthy)

最近美國眾議院的議長遴選風波爭論不斷,導致世人對美國政治制度的失望情緒又一次都提升至風口浪尖,最終共和黨凱文·麥卡錫(Kevin McCarthy)向右翼強硬派做出若干讓步後奪得眾議院議長寶座。麥卡錫所作的讓步將加劇黨爭與政黨兩極化,對美國國會功能產生障礙性影響、社會凝聚力受阻、民主倒退威脅。在共和黨內部舉辦的眾議院遴選之前,自由議會黨團(Freedom Caucus)提出一系列削弱議長權力要求,這些要求同時加強了議會黨團、核心小組、一般共和黨眾議院議員們的權力,這種發展模式將根本性改變眾議院章程。

自由議會黨團與由自由意志主義、保守主義和右翼民粹主義支持者組成的茶黨(Tea Party)有着密切的政治聯繫。茶黨素来與自由民主共和黨人士都是對着幹。一直以來,茶黨對共和黨主張的慷慨福利政策都表示異議,並着手利用納稅者與貧苦群體之間的差異大作文章。眾議院自由議會黨團由吉姆·喬丹(Jim Jordan)、麥克·馬瓦尼(Mick Mulvaney)與其他一些強硬派共和黨人士於 2015 年成立,該黨迫使當時的眾議院議長約翰·貝納在同年9月辭職。與此同時,在特朗普第一次被彈劾期間,自由議會黨團在彈劾訴訟過程中成功力挺特朗普。這個強硬黨團也被視為右翼政客光譜中的極端派。

政治光譜兩極議員們的崛起已大幅度限制了美國政治凝聚力的健康發展。
政治光譜兩極議員們的崛起已大幅度限制了美國政治凝聚力的健康發展。

黨派兩極化已經成為美國政治中獨特又具有腐蝕性與危險性的一股力量,但在過去幾十年中,來自政治光譜的兩個極端往往為民主共和兩黨之間產生政治凝聚力量,能締造政黨間短期妥協與和解,這種政治現象在某種程度上改善了兩黨在否決式統治政體(Vetocracy)的關係,促成兩黨有進一步合作的可能性。 學者米高·伯利(註1)曾將兩黨之間的政治凝聚力量描述為「中間紫色路線」。毋庸贅言,位於政治光譜兩極議員們的崛起已大幅度限制了美國政治凝聚力的健康發展。

更令人擔憂的在於許多民主黨人士擔憂麥卡錫所作出的讓步可能導致一些優惠美國大眾的社會政策受壓。在過去幾十年間,共和黨議員主張暫停政府服務,隨之而來的大幅度削減政府開支導致美國面臨債務違約的危險。大家應該記得在2011年,由共和黨主導的眾議院通過大幅削減赤字提議,其後引發美國財政混亂,相信很多明眼人都看到箇中的問題所在。

就連極具爭議性的《患者保護與平價醫療法案》(該法案)又一次面臨來自當權共和黨強硬派人士的新一波挑戰。 奧巴馬政府在2010年通過該法案時已受到社會人士的極大劣評。例如,茶黨稱該法案將破壞現有的醫保健康計劃、增加保險新標準與成本,並增加赤字。事實上,該法案是共和黨人在第111、112與113屆國會兩黨針鋒相對的議題,可見該法案將繼續成為兩黨爭端的議案(註2)。

《患者保護與平價醫療法案》
《患者保護與平價醫療法案》

加劇美國群體或情感兩極化的因素有很多,如:根深蒂固的種族不公、廣泛性社會貧富懸殊與肆無忌憚的政治手段,這些現象使美國治理能力大幅度的下降。與其說美國是個包羅萬象的大熔爐,實際上她只是一個被刻意堆砌出來的人造合眾國,社會各個層面充斥着分歧。政黨兩極化與政治光譜兩個極端主義的興起加劇了「宗教——世俗」、「城鄉」與「種族——民族」分裂。這種兩極分化現象也被稱為「情感極化」(Affective Polarization),位於對立面的兩黨陣營支持者都以極負面的眼光看待對方。更離奇的是有個案顯示,有美國人僅僅因情侶之間的政見不和而拒絕與對立陣營支持者共諧連理(註3)。值得注意,支持特朗普的狂熱分子對近幾十年來美國專制政治對少數群體強制實施的文化與政治權力政策長期表示不滿,而特朗普卻喜歡利用自己支持者們在這點上的負面情緒,大作文章(註4)。

美國更出現一個赤裸裸的現實,在製造業市場的許多白人打工仔對全球化與自由貿易持懷疑態度。更糟糕的是美國人口一直在不斷變化,這對歷來是以白人群體為權力主導的美國社會構成威脅。值得注意,許多白人激進組織參與了2021年1月在國會山發生的騷亂。其中一個參與騷亂的團體是新法西斯主義極右翼組織「驕傲男孩」(Proud Boys)。問題在於共和黨的政治光譜極端人士非常擅於利用這種散布在美國白人群體之間的不安感。

從外部看,麥卡錫的當選將使複雜的中美關係更加雪上加霜。 他將「中國共產黨」(CCP)描繪為美國現代最大的地緣政治威脅,並呼籲採取一種全政府應對方法,確保美國準備好應對CCP對美國帶來的經濟與安全挑戰。

中美兩大國元首會面。
中美兩大國元首會面。

在中美博弈的棋盤上增加這個對華持不友善態度但又位高權重的麥卡錫,美國決策層將不可避免地在戰略現實主義範圍內,縮小對華政策的靈活性空間。兩個大國之間在共同關心的領域合作機會也會受到相當大的影響。正如詹妮弗·麥科伊指出,某些國家在沒有經歷民主倒退的前提下,經歷了一段長時間的損壞性兩極分化(註5)。為阻止美國民主進一步倒退與實現善治,美國應啟動必要改革,在黨爭與政黨兩極分化危機爆破之前,調整前進的方向。美國國會應把應該實施的改革放在首位,打破將我國作為美國地緣政治威脅的錯誤思維。

註 1: Michael Burleigh「The Best of Times,The Worst of Times」London:Macmillan 2017 at p 293

註 2::《患者保護與平價醫療法案》available at: https://zh.m.wikipedia.org/zh-hk/患者保护与平价医疗法案

註 3:Jennifer McCoy (詹妮弗·麥科伊)「What Happens When Democracies Become Perniciously Polarized」18/01/2022 available at:`https://carnegieendowment.org/2022/01/18/what-happems-when-democracies-become-perniciously-polarized-pub-86190

註 4:同上,註 1 at p 289

註 5:同上,註 3

(閱讀英文版)

【Newspaper Article】Junius Ho & Kacee Ting:US must put halt to partisan polarization (China Daily Global Edition, Front Page; 19 Jan 2023)
https://www.chinadaily.com.cn/a/202301/16/WS63c4a6dfa31057c47eba9c60.html

文:何君堯
現任香港立法會議員
國際公益法律服務協會創辦人

文:丁煌
深圳大學基本法研究中心兼職研究員
經民聯港島支部主席
國際公益法律服務協會顧問委員會成員
香港法學交流基金會副主席
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