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資源】(1)全民入股推動「明日大嶼」公私營合作 王兟望化解社會矛盾:香港有恩於我

「我見到有份報紙,提到這間公司(香港我哋家)的名字很古怪,我就覺得為甚麼這個名字古怪呢?不過我自己個名都好特別,我小到大一直叫王兟(粵音︰先),但如果現在查字典,「兟」就讀『新』。」
曾為TOM集團行政總裁的王兟,最近以「香港我哋家有限公司」主席身份,推銷政府明日大嶼填海工程融資方案,以「創新公私營合作(Popular Public Private Partnership)」模式,設立一間由全港市民合資擁有的公司,透過公開市場發行債券籌集1.1萬億元填海造地。
他說,在香港生活了28年,一直得到很好的工作機會,在香港的時間比在他的故鄉雲南還要多,香港就是他珍愛的家,甚至直言香港「有恩於我」。王兟支持明日大嶼,是因為覺得香港需要發展;但另一個不為人知的原因,其實與去年的反修例示威有關。

文:馮惠詩 圖:黃冠華

王兟在香港生活28年,他說
香港是他珍惜的家園。
王兟在香港生活28年,他說 香港是他珍惜的家園。

去年政府修訂《逃犯條例》,引發持續不斷的示威抗議,年輕人紛紛走上街頭。王兟那時見到示威抗議覺得很Serious(嚴重),他心想香港這麼好的地方,為何年輕人會這麼憤怒?他們都很年輕,扔汽油彈的都是十來二十歲。這讓他意識到,香港其實有很多問題,包括貧富懸殊、年輕人發展機會少等等,令他十分擔憂。而讓他有更深切體會的,是他的姪兒因為參與反修例運動而被捕。

姪兒參與示威被捕 驚覺社會矛盾嚴重

去年的反修例示威當中,不少年輕人走上街頭。(中通社)
去年的反修例示威當中,不少年輕人走上街頭。(中通社)

王兟說他兄嫂一家並不太富有,姪兒是香港恒生大學學生,因參與示威抗議被捕。姪兒一直想成為酒保,一個很普通的願望,但都難以實現。不是找不到工作,就是收入不足以令他離開父母獨立生活,造成家庭矛盾,所以令他「好嬲、好嬲」。事件令王兟頓時發覺,香港社會的矛盾其實好「犀利」,亦令他想起當初來港時的情形。

1992年11月王兟從美國來港,當時他在美國工作了3年,把全副身家用來買屋。來港時,「荷包裏1萬元美金都不夠」,有賴香港當時經濟好,又有良好制度,他遇到很好的工作機會,故多年來即使「一直打工」,仍可躋身於全港收入最多的一成人當中,更已住上半山,因此他認為香港是「有恩於他」,他要回饋。

房屋問題重中之重 應考慮年輕人前途

不過王兟亦指出,1992年香港大學畢業生月薪為一萬六千至七千元,現在畢業生為了一份工作,一萬三千至四千元都要做,但當年生活指數並沒有現在高︰「香港有錢佬多到不得了,但窮人就好慘好慘。」

他接觸過不少年輕人,多數都認為如果有屋住,即使月薪一、兩萬元都可以過得很好,但目前租金已過萬元,故他認為如本港不處理房屋及年輕人前途問題,社會將來會有很大麻煩。他又以其家鄉雲南昆明為例,說他小時候昆明周邊都是農地及山,市區面積12平方公里,現時已達300平方公里,香港的發展確是慢了。

PPPP發展模式 減輕政府財政壓力

香港社會多矛盾未解決,當中人口老化會令醫療開支大增。(中通社)
香港社會多矛盾未解決,當中人口老化會令醫療開支大增。(中通社)
新冠肺炎疫情,政府多次推出經濟支援措施。(中通社)
新冠肺炎疫情,政府多次推出經濟支援措施。(中通社)

王兟提出的明日大嶼PPPP發展模式,是成立一間股本金為1,000億元的公司,其中 75%股權或面值750億元的認股權證 ,由750萬香港市民一人一股持有,全體香港市民可獲免費派發一股認股權證,另外25%股權則由一間私營基金管理公司募集250億元,募集對象包括不同的主權基金、國際退休及養老投資基金等。他希望可從公開市場分批發行債券,募集1萬億元,合共集資1.1萬億元,以填海造地2,000公頃建屋,當中包括25萬個青年人可負擔的居所。

王兟表示,香港面對人口老化,未來醫療開支會增加,今次新冠肺炎疫情亦令政府花費巨大,儲備已降至8,000億元,推行明日大嶼有壓力,因此現時提出的PPPP方案並非太早。他解釋,明日大嶼研究撥款在立法會通過後,政府會展開3年研究,屆時已換了新一屆立法會及新一任政府,但如以PPPP模式推行,即使明日大嶼計劃仍需要在立法會討論,但在不用撥款的情況下,在立法會所面對的壓力肯定減輕很多。

倘推倒明日大嶼 真正失敗是香港

政府的「明日大嶼」計劃是在位於大嶼山東部的海域填海。
政府的「明日大嶼」計劃是在位於大嶼山東部的海域填海。

王兟一直在金融投資界打滾,卻忽然沾手關乎社會民生、極具爭議的明日大嶼,問他有否擔心今次會做一門「輸」的風險很大的投資?王兟解釋說:「任何一個人做事,絕對沒有可能基於100%成功,如你做事要基於100%成功才做,你根本不需要開始做任何事,因為這個世界沒任何一件事是100%成功。」他形容這是一場Social Venture Capital(社會風險投資),過去一年他已就方案與不同人士、現任或退休官員、政黨等交流,不外乎幾種觀點,包括認為很有創意,但對如何實踐及得到政府支持存疑;或指香港房屋問題並非因政府缺錢而解決不了。另一種觀點就是根本反對明日大嶼。不過王兟相信絕大多數港人會把房屋問題放在「頂層位置」考慮。

王兟估計,明日大嶼最終只會有4種情況,第一種是政府全數出錢;第二是PPPP獲採用;第三是採用公私營合作模式,但不是他的方案;最後一種是整個計劃被推倒。不過對他而言,只有四分一機會,會讓他覺得真正失敗,就是推倒明日大嶼︰「這個失敗不是我失敗,是香港失敗,就等於沒有了一個為香港帶來Future(將來)的項目。」他強調明日大嶼並非一定要以他的方案進行,他只是拋磚引玉,亦非以其「個人財富最大化」為目標,只要明日大嶼搞起來,香港得以發展他就開心。

高調推動項目  坊間質疑背後有人

王兟在本港多份報章刋登頭
版廣告,推銷他的計劃。
王兟在本港多份報章刋登頭 版廣告,推銷他的計劃。
王兟為推銷創新公私營合作模式方案,在報章及交通工具都有賣廣告。
王兟為推銷創新公私營合作模式方案,在報章及交通工具都有賣廣告。

王兟積極推動明日大嶼,不僅在多份報章頭版賣廣告,在的士等交通工具上,亦見到其「嘜頭」及倡議,惹來坊間不少猜疑。例如,方案是否與其任職TOM集團時的「前老闆」、長和系創辦人李嘉誠有關?是否由中央背後發功?

對此,王兟自稱是「獨立人士」,但這件事不可能他一個人就能做成,因此他歡迎與一些志同道合的香港人一齊推動,但沒有計劃和中、港的大公司合作:「如果某間公司看好Project,可以給幾百萬元我們一齊合作,這個沒問題,但如果是走過來,叫我照他意思去做,這樣不可能。」

他擔心香港政治化的環境,如果是背後有人發功,又或者他代表某機構、大財團去做,建議必定很快就「胎死腹中」。王兟笑言做這個項目已經「幾辛苦」,如果還要隱藏這麼大的秘密,對他來說是「一個不可承受的負擔」:「香港是很透明的社會,你的背景很容易會被查出來報道,如果要隱藏怎能藏得住?承受這麼大的壓力有甚麼好處?我為了回報香港,就算不成功最多有點遺憾,但也覺得光榮。但如果有隱藏,最後被人鬧,我做來為甚麼?我不會選這條路。」

無懼被評頭品足 專注推行方案

王兟推行的創新公私營合作模式融資方案,希望能集資填海,並提供25萬個青年可負擔居所。(中通社)
王兟推行的創新公私營合作模式融資方案,希望能集資填海,並提供25萬個青年可負擔居所。(中通社)

王兟今年56歲,他認為自己還有10至20年的工作生涯,過往他一直從事金融行業,一周「飛來飛去三、四次」,但現在他不想再飛。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中美貿易戰下中國被圍堵,他只想在港發展,「哪裏都不想去」,專注於明日大嶼項目。

香港土地問題一言難盡,王兟認為發展新界土地要面對各種難題,包括地主、地價、改規劃、遷置等等,但明日大嶼可從根本解決土地問題,或能令新界地主利益集團有不同想法,甚至未來可促進公私營合作的良性互動。

今次明日大嶼PPPP方案,王兟相信自己將無可避免地捲入政治爭拗中,被人「評頭品足」。問他會否趁勢涉足政圈,又或者加入政府甚至競選特首時,他放聲大笑︰「明日大嶼已經好難好難,你先給我機會把這件事成功推行,讓我專注工作,因為每件事要專注才做到,好嗎?」

早前王兟為他的PPPP方案舉行記者會,他邀請到中原集團創辦人兼主席施永青、前匯豐主席龐約翰、建制派立法會議員謝偉俊等人站台,頗為引人注目。正如他所說,要辦成這件大事,必須集合所有力量才有可能成功。王兟正一步一腳印向自己的目標進發。

46137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