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到肺炎陰霾籠罩,內地和香港特區都提高警惕,在戶外甚至室內都戴上口罩,部分城市仍然需要嚴守家居隔離的指引,以香港特區為例,部分公務員獲安排在家中完成公務,同時亦有私人企業讓員工在家辦公或輪休,總之電腦和手機不離手,便能按上司隨心所欲安排工作,當然,部分行業亦受限生意模式,未能安排遙距工作,但也縮減了平時繁瑣的工作流程。

部分公司也有新指引,避免讓客戶到訪公司開會,並鼓勵多使用電話、電郵或其他網上即時通訊平台作商務溝通;但當然,部分業務仍難免需要面對面接觸,部分公司會安排在外租用共享工作空間或酒店會議室作開會之用;另外,部分或會改到附近的咖啡廳進行。

疫情期間,「虛擬辦公室」也成了部分打工仔的日常生活之一,雖然不用抵達辦公室打卡,但留在家中工作期間,仍需要準時留守在電腦螢光幕前,除了回覆商務電郵外,仍需要應付老闆的即時辦公室溝通軟件,包括具視像、文件分享功能的軟件,難免打工仔會埋怨,平時用作乘車上下班的時間,也要用來應付公務了。

日後,難免老闆們也逐漸適應這種虛擬辦公室新模式,老闆們或會積極考慮搬到較小的辦公室,反正僱員即使在無辦公室環境下也能辦公,香港寸金尺土,那為何又要繼續花費巨額租金呢?同樣道理,在這個艱難環境,部分員工提早退休或被裁員,「生還者」須一兼多職,並培育出逆地求生的無比意志,老闆們又會萌生另一想法,反正一名夥計能勝任三個人的工作量,那編制架構則越精簡越好。原來同事輪流休無薪假期也能處理原來手頭上的工作,那麼,又會為老闆們其他更妙想天開詭計開竅了。

窮則變,變則通,一些餐廳則與速遞公司合作,向在家辦公或不想外出的食客,在足不出戶下,送上美食,在這個逆境下達致多贏;另有火鍋店轉型,提供新鮮食材供食客外賣;消費模式也有翻天覆地的改變,近千萬月租的舖王率先結業,越來越的香港消費者也選擇網購、郵購,甚至乎把商品放在朋友圈網店放售,另有新的集資團購模式和以物易物,同樣將衝擊傳統行業的營運模式,然而,卻為這個經濟體迎來新的思維,為新消費模式帶來準備。

一場疫情,給香港人培育逆境智商,令我們須破舊立新,居安思危,要不斷進步變革,才能保持現有競爭力,適應變化萬千的新環境和時勢。

實體辦公室、實體店、甚至是實體商品,已不能再局限上班族、消費者,能屈能伸,適者生存,未來將是共享、電子化、無紙化的新時代,地主也未必有絕對的資產優勢,日後,將是講求時間、講究質素的新時局,只要真才實料,才能在虛擬和實體世界中佔有一席位。

文 : 朱家健

全國港澳研究會香港特邀會員、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香港總會常務理事、香港基本法澳門基本法研究會會員。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