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迅速在全球蔓延,歐美成為重災區,香港亦因部分從英美回來的港人毫無公德,不遵守隔離令,正醞釀第二輪爆發。截至4月1日為止,全港新增51人確診,累計至765人。

藝人森美曾經因雙親在鑽石公主號遊輪上,批評港府要求遊輪乘客回港入住「指定隔離中心」是「隔離再隔離」;他亦掫揄「隔離中心」讓他聯想起「輪公屋」的情況,還曾在訪問中,慨嘆無法在父母隔離期間「送水果」。筆者曾看過森美的一些訪問,認為他在鏡頭前對港府的評價還不算是很激烈,但明顯對港府要求自己的親人入住「指定隔離中心」有所不滿。

數周後,英國疫情大爆發,森美表示正安排17歲的兒子從英國回港暫避。他認為今次政府安排回來的港人可以「在家隔離」,也較安心。

森美可以放心,但筆者卻有點不安。港府安排「在家隔離」的政策,就只以一條「追縱手帶」及「抽樣突擊檢查」促成。據說,在實行之初,就算執法人員發現有人違規,也會先給予口頭警告。當違反「隔離令」的人越來越多之時,才開始把犯戒的人送到「指定隔離中心」。犯戒的人不少,但至今只有三名人士被直接起訴。這種毫無阻嚇性、全靠市民自律的執法態度,又豈能奏效?

或許,我們可以先假設森美是公眾人物,較重視名譽,且家教甚嚴,會管教好兒子。可是,就算森美兒子回港後乖乖的遵守「隔離令」,又是否表示無問題?森美與兒子同住,難道他不就是「親密接觸者」嗎?萬一他兒子帶有病毒,森美本人便會立刻成為「帶菌者」。雖然兒子留在家中,但父親卻每天外出,莫非就不危險了?

近日,每天都看到森美在電視節目中亮相,不是主持遊戲節目,便是接受訪問。期間,在一個場景裏,動輒有十多名藝人同台,還未計算幕後工作者。由於藝人工作期間,為了亮相,不得不脫下口罩;主持節目及受訪期間,很多人逼在一個鏡頭的範圍裡,一同大聲講、高聲笑,難免會有「口水花四濺」的情況。如果森美兒子確診,森美自然是高危人士,最終甚至乎會連累整個電視台、幕前幕後的所有工作人員。

這個例子,不過是在微觀層面上說明了港府隔離措施的缺失。如果港府因「指定隔離中心」的空間不夠,又不敢徵用酒店,就只能退而求其次的安排「家居隔離」。可是,安排「家居隔離」,則肯定要有非常充足夠的人手及資源,24小時不斷的做大規模突擊檢查,亦不得不果斷及盡快重罰違規人士。否則,又如何有阻嚇作用?

最後,回港人士既然正「家居隔離」,又豈能讓與他同住的家人如常外出?這不是變相任由病毒繼續在社區散播嗎?

文 : 寒柏

從事金融業,自由撰稿,醉心武俠小說創作;近期發表《汴京遊俠傳》、《獵頭交易》、《清明上河記》和《天人》等小說。著作還包括《金庸雅集:武學篇》和《金庸雅集:愛情、影視篇》等等。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