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月,香港出現前所未見的混亂,一發難以收拾!泛民主派既是社會混亂的「始作俑者」,更將成為香港淪陷的「千古罪人」。

​首先,泛民一派是香港今日亂局的「始作俑者」,將暴力帶入議會,在會議中興風作浪。

​三權分立之下,立法機構作為其中一個強大的權力,理應通過「理性討論」監察政府依法施政。在廣大民眾的期望之下,立法會應是以「推動社會更好地發展」為目的,讓「科學數據說話.以理服眾」的「代議」機構。

​事與願違,正當普通香港市民還在閒談着「台灣議會暴力」之時,泛民已不聲不響地將暴力帶入立法會。2008年,黃毓民在時任特首曾蔭權宣讀《施政報告》時,向主席台投擲三隻香蕉,開創了香港議會暴力之先例。十多年來,香港議會暴力越演越烈。

​在泛民主一眾黨員的共同努力下,粗暴而野蠻地阻撓議會運作,阻止議案通過,阻礙政府施政。令人反感的是,一眾代議士領取高薪厚祿,藉着議會暴力,將「議法論事」的工作難度大幅度下降。他們不用花費精力細閱法律文檔,他們自備大聲公或飛撲搶咪,搶奪「話語權」「揶揄」加「叫罵」、拉布、爬桌拍枱、強佔主席台、包圍阻路推撞……成為立法工作主要內容。議會聖地成了粉墨登場的「舞台」與政治爭鬥的「戰場」。

​已近3個月的反修例風波亦由泛民一手導演。事件一開始,涂謹申擔任主持,瘋狂拉布。經兩次會議也未能為法案委員會選出個主席來。其後,泛民拒絕承認由內委會和秘書處以『書面投票』方式選出暫任會議主持石禮謙,自組「山寨委員會」,自選「冒牌主席」,偽造立法會文件,召開「山寨會議」。肆意搗亂會議,導致多名議員和秘書處工作人員受傷,法案委員會會議被迫腰斬。條例失去了理性辯論的機會,社會上產生了許多的不理解。

​接着,當民眾還在極力反對泛民將暴力文化搬入議會之時,泛民主派已開放全新戰場,將暴力帶入社會。

​2014年,「學民」召集人黃之鋒突宣布「重奪公民廣場」,數十名參與者暴力衝入政總前地。兩日後,大批市民在金鐘夏愨道聚集鼓噪並衝向在場戒備的警員……在佔中九子支持與領導下,暴力持續……佔中前哨戰五年之後的2019年,泛民再發起「反修例」行動,暴力在香港各區「遍地開花」,毫無遮掩地呈現在人前。為了爭取他們腦中的遠大理想,為了他們口中的民主與自由,無論是全港民眾還是香港名聲全當陪葬。置香港於死地!拋磚、擲鐵、投汽油彈、用丫叉射鋼珠、燃燒煙霧餅……喪心病狂!攻擊警察、警車、警署和警察宿舍成為常態,地上道路、地下交通、大型商場、甚至是機場都先後淪陷。警員成了反政府的箭靶,普通乘客則成為要脅政府的人質。旅遊、餐飲、零售和酒店等行業受創……。

​在811衝突之中,一年輕女性右眼重傷。大批示威者連續兩天癱瘓機場。位居世界第三繁忙的香港國際機場(以旅客量計算),水洩不通!客運航班,取消!貨運航班,取消!

​內地旅客公然被大批黑衣人被圍毆至昏迷。期間,被用鐳射槍射眼、用索帶綁住非法禁錮、淋不明液體、私取證件侵犯私隱……,殘暴的行徑連外國記者 (Richard Scotford)不恥,出手保護,並控訴:「這不是示威,這是單純的暴力。」面對「置人於死地」的私刑,泛民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居然還能癲倒是非黑白,把暴徒「非法禁錮」說成「行使公民逮捕(citizen arrest)」的權利。人性泯滅!

​直認正與中國做生意的澳洲人質疑,為何全世界公認的「一國」,港人卻可以拒絕承認,而無限制地誇大「兩制」,而香港警方的「克制」更是世界少見的。此外,還有外國女士痛苦地要求停止不停息的叫嚣;香港市民直言,無意理會任何訴求,感嘆「但求能有條路讓人走過,都如此困難」,「當道黑衣人惡過黑社會」。

​香港的百年基業,正在攥在「以民主派為首」的一小撮人手上並放上了賭枱。紅了眼的「他們」將成為香港淪陷的千古罪人。新華社公開羅列「禍港亂港頭目」,包括陳方安生、黎智英、李柱銘、黃之鋒、羅冠聰、黃程鋒、彭家浩等人。擒賊先擒王!

文 : 丁煌

香港法學交流基金會副主席
深圳大學基本法研究中心兼職研究員
經民聯太古西幹事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