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的飲鴆止渴 文:陳思靜

烏克蘭這次不惜人命的反攻,其實是走投無路的孤注一擲。已向烏克蘭投放超過500億美元的拜登和民主黨,在烏軍以戰損1:4以上的戰場態勢下,實很難向國會交代,也很難再通過最新的160億美元援烏撥款,因此拜登政府急切需要一場勝仗、哪怕是紙面上的勝仗,再配合美國控制的國際媒體吹噓,用以維持國民和國會繼續支持烏克蘭的意志,以及為10月美國將迎來的中期選舉「盡盡人事」。

另一方面歐洲自七月開始已經沒有打錢給澤連,英國、意大利已經發生領導人下台,德國總理的支持度已跌破40%,捷克、德國、法國、英國等地,皆出現對通脹失控的大規模示威和罷工,可見歐洲民意在民生問題的切膚之痛下,對支持烏克蘭這個無底洞已大為動搖。美國控制下的眾歐洲政府領袖,已開始要糾結「給美國換掉」還是「被人民換掉」這兩難問題,再多等兩個月廿年一遇的寒冬來臨,歐洲人民會選擇犧牲自己成存他人的無私無畏,還是選擇明哲保身逃出這個無底深潭呢?

俄羅斯抵禦了美國的金融攻勢,油氣的買賣成功開拓了遠東市場,能源價格高企的環境下所增加的收入,足以彌補戰爭的基本開支。因此時間實站在「耗得起」的俄方,所以俄軍根本沒有必要和烏克蘭進行大規模決戰,也無需再擴大無用的佔領區,因為萬一進行決戰贏了的話,將佔領第聶伯河以東的大片荒蕪土地,戰線和佔領區將會拉得更長,補給成本將以倍數上升,到時反而會掉進了烏克蘭泥淖,烏軍將更容易進行游擊式的騷擾,俄軍會重蹈美國在阿富汗的覆轍。

在俄羅斯停止向西推進,選擇以逸待勞反客為主情況下,主戰場不會再有很大的轉變,南邊奧德薩和赫爾松的戰線,將在俄軍步步為營的推進下慢慢失守。烏克蘭東北面的這次高成本推進,只會把自己的有生力量加速耗掉,這次的自殺式攻勢,烏軍離開防守掩體於平野進攻,在俄軍的轟炸和空襲下傷亡慘重,陣亡人數高達一萬人,而受傷人數則超過三萬,相反俄軍的「望風而逃」,卻成功保障了軍隊寶貴的人命資源。

現在俄軍只需要等「冬將軍」來臨,給予歐洲民意最強力的一擊,堅守烏東兩個共和國的戰線,完成獨立和加入俄羅斯聯邦的公投,這段時間避免大規模決戰和動員,維持國內的民生和通脹的穩定,多耗兩個月再完全關掉歐洲的天然氣就行了。因此現在進退兩難的是烏克蘭的猶太人總統,這次慘烈的進攻只是逼於無奈的飲鴆止渴,不然連美國民主黨的支持都失去的話,澤連斯基的下場將相當悲慘。

文:陳思靜

擊劍任俠 快意恩仇 浪蕩宦海 十載浮沉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