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來的始終要來。吳桐山5月19日在《堅料網》撰文,批評那個「香港沒有23條立法,中央不需要重開自由行」的廣告,其中提到:「如果香港23條立法實在難產,另一可能方案是直接由人大常委會出手,將《國安法》條文適用於香港特區。中國管治香港的辦法千千萬,只是甚麼時候用而已。」不料兩日後就「開口中」,全國人大真的打算訂立「港版國安法」。

其實這次北京做的事,基本上都是吳桐山過去批評過的。

首先,我一直強調國安是中央責任,本來就不應該寄希望於特區政府,澳門可以搞得掂,但香港情況比澳門複雜得多。因此,早前「兩辦」發文,說「中央對維護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憲制秩序負有最大責任,對維護國家安全負有最大責任」,我已經說這話說到點上了。泛民一直以為無底線地鬧,中央都不會出手,是一條「不歸路」,這一點我幾年前已經指出。

過去兩年,我多次在《堅料網》撰文,基本上都是批評中央在香港的國安問題上投鼠忌器、不敢作為,包括去年12月13日的文章《「一國兩制」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強調真正要落實「一國兩制」,在香港這個地方,要有中央的角色,也要有地方(也就是特區)的角色。中央角色長期缺位,才是造成香港亂局的主要原因,無形中給了外國勢力空間。

更早的時候,去年9月,我在《堅料網》撰文《反思「一國兩制」下中央的角色》,提出問題在於「中央在香港是沒有任何抓手去做的」,中聯辦只是個聯絡機構,維護國安不能只是吹鬍子瞪眼。我一直追問「中央有何抓手貫徹『一國』?」因此今次見到「中央人民政府維護國家安全的有關機關根據需要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設立機構,依法履行維護國家安全相關職責。」正正是補充了我一直說的「沒有抓手」這一環。

說這麼多,不是想證明自己有多厲害。只是想說:這是一直以來欠的債,早就應該做的。今次的提法,暫時看起來是比較徹底的,固然值得表揚,希望第二步立法、第三部執行,都能做到應有的效果。

回顧2019年的反修例風波,各位泛民人士、勇武人士,這一刻有沒有覺得,自己落入了一早鋪排好的局?

由6月一開始示威者在金鐘掘磚堵路,我就說,好奇怪警察見到示威者掘磚、拆欄杆只是警告就走開。老實講,如果警察抓正來做,一掘磚、拆欄杆已經可以抓人,一到現場就搜身,哪有這麼容易搞得起?大半年下來,這麼多輪的示威、衝擊,相信中央已經抹清底子:有幾多人是和理非、有幾多人是貪好玩、有幾多人是鐵桿勇武、有幾多人是搵命博。走得出立「港版國安法」這一步,應該已經計好條數。說實話,歷史原因,香港好多人是疑共、恐共、甚至仇共,但泛民也罷、勇武也罷,他們過去都好有信心——共產黨不會來。所以他們才敢去挑釁。好多人出來示威、衝擊,是因為他們相信共產黨鞭長莫及。當共產黨某一日真的來到面前,敢去「硬剛」的人有多少呢?如果這些人深信解放軍會荷槍實彈地衝出來,你估他們還敢拿激光筆去照軍營嗎?

這些年輕人,衝擊的時候口呼革命理想,覺得無上光榮,但一旦被捕,泛民中人馬上就說「他們只是細路仔」。香港這一種「細路仔革命」,是香港過去國安缺位所造成的。從這個角度說,這些「細路仔」的確是受害者。

文 : 吳桐山

學研社成員,時事評論員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