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科技高度發達的今天,資訊戰是對立雙方致勝的關鍵之所在。資訊戰,使用和管理資訊來保證與對手的比較優勢。具體而言,資訊戰包括收集情報、驗證、向對手散布宣傳和假情報等等。

利用情報搗破非法軍火,防患於未燃。去年7月19日,警方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O記)於荃灣工廈破獲一武器庫,搜獲鐵通等攻擊性武器和大量爆炸品,包括歷來數量最大,危險、強勁及不穩定的TATP炸藥。10月15日,警方在大角咀和紅磡兩單位搗破「軍火庫」。其中,檢獲無人機及可安裝在無人機上的投擲器,若在空中投下物品,或造成重大傷亡。12月8日,警方突搜全港十一處,起出一批致命武器,包括一支半自動手槍。此乃連月反修例示威活動以來,警方首次檢獲真槍械。倘用以射擊無辜途人嫁禍警員,將製造更大的混亂。12月9日,警方搜查港九十一處地點。檢獲一大批軍火。其中,經軍械鑑證課專家鑑證後,相信手槍發射能力優良。一切事實說明有人正計劃致命恐怖襲擊。警方順藤摸瓜化解更大的危機。

6月,一經開戰,反對派的文宣攻戰已全力上馬。主動進攻!大量假新聞、假消息滿天亂飛,謠言誇大污蔑,倒果為因,警方幾近無計可施。此外,矛頭更直指警方,惡意「起底」,搜索出某人個人資料等私隱訊息而公諸於世,以作「網絡公審」。根據警方發布,自6月起警務人員的個人資料被人於網上非法披露並廣泛發布,包括︰警務人員子女就讀學校、班級等。被「起底」的警務人員受到不同程度的滋擾、恐嚇,包括電話滋擾、冒名借貸、網購、到警務人員家屬工作地點騷擾等,亦有警務人員或其家人收到信件,內容表示會以殘暴方法傷害當事人。8月份,共有1,600多名警員受到滋擾及威嚇。10月25日,香港高等法院批准律政司及警務處的臨時禁制令申請。值得特別指出的是,小孩在校被「黃絲」老師或校長等霸凌,威脅要「黑警殺全家」。完!警方應自當下起,找到有的監管並遏止任何形式的造假生事。

三個月後的9月10日,香港警方才推出十條WhatsApp報料熱線「反暴力報料熱線」,接收反暴力情報以協助預防及偵查罪案。反對派立即回應,十條熱線開放僅三天便暫停。一個後的10月8日警方再次重設「反暴力報料熱線」,新增電話號碼、電郵、WECHAT及LINE平台接受市民報料。

記者招待會可以算是警方在資訊戰中一個較為有力的武器,但作用亦相當有限。事後2兩個月的8月5日起,警方逢星期一至五每日下午4時舉行的記者會回應傳媒提問。不認同打斷及「騎劫」記者會運作一個月後的9月11日起,取消每日例行舉行,改為適時公布舉行。結果,一個多月,除了在周中向遊行發反對通知書時會舉行記者會外,幾乎每周只於周一舉行一次記者會,交代過去周末的拘捕和使用槍械數字。負責警司亦有些經典字句,在坊間傳開。然而,黃營文宣每天無中生有,不少媒體和網媒充斥妖魔化警察的資訊。與黃營資訊戰鬥力相比,警方記者的作用只是小巫見大巫。

在資訊戰場上,內地政府並非袖手旁觀。例一︰點名批判「禍港四人幫」黎智英、李柱銘、陳方安生和何俊仁,將四人立於中國公敵。而中共中央政法委更批黎智英為禍港四人幫之首,賣港投美。此類資訊具作用但有限。例二︰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澳門的講話均被解讀為對港喊話,包括︰香港並未完成《基本法》第23條和《國歌法》等立法,沒有設立涉及國家安全的委員會,撤回了推行「國民教育」等。不錯,香港需要為內亂付上代價,特別是來自中央政府的助力。但是此類中國式的溝通方法,很多港人未懂如何理解。

另一廂,黃勢力在資訊戰場上發揮得淋漓盡致,由始至今,始終佔據上峯。結果,全港流言滿天飛,比戲劇更荒謬傳言無處不在。其中,以「私了」、「裝修」等詞合理化暴力,直搗法治與道德底線。有指仇警情緒主要源於「七二一」元朗白衣人無差別毆打市民,警方未有及時制止。鄧炳強承認,警方處理有改善空間。面對坊間充斥針對警方的假消息,鄧炳強坦言只能「見一單,踢爆一單」。令人振奮的消息傳來,警方成功解鎖3,700部黑衣手機,掌握一定的內幕資訊。

近20年來,港府未能與廣大的香港民眾建立有效的溝通方式;本屆政府在逃犯條例的諮詢嚴重不足,示威者和平示威沒有用,而衍生反修例暴動。事件一經爆發,特首林鄭月娥強調自己在近兩個月未有停止過與不同界別朋友見面,同時為減少衝擊僅先後數次公開現身。而對於反修例訴求的回應則步步後退,6月暫緩、9月宣布撤回、10月正式撤回。當然,特首更一心以懷柔溝通的方式代替兵戎相見。可是,特首會見市民溝通會,不但發生衝突,更有後續炒作。倘若,特首大人有因就「反修例」整個事件的處理與廣大市民好好溝通的話。如果,林鄭月娥可以在6.12金鐘衝突或7.1破壞立法會之時,便取得解決問題的主動權,與民眾具體溝通,進而平亂的話。我敢斷言情況將與今天大不相同。試問兵荒馬亂之際,誰還有閒心閒情商討民生大計,治港方略?

「反修例」戰場上,暴徒衝擊的不只是社區硬件,更直搗港人道德、香港法治以及國家主權的底線。不容置否,黃營的文宣攻勢,連登的號召力和連儂牆的遍地開花,銳不可擋,而藍營卻只能作出限度的反擊。本人認為,資訊戰是港府未來管治需要高度關注的一個領域。

文 : 丁煌

全國港澳研究會成員

香港法學交流基金會副主席

深圳大學基本法研究中心兼職研究員

經民聯太古西幹事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26024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