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年,《逃犯條例》修訂在港掀起極大爭議。6 月 9 日,24 萬港人上街反修例(警方的數字)。風波一起,警員身處衝突第一線,成為政府與暴徒間的磨心,警員與暴從間衝突持續不斷。一方面,有人說香港警員表現專業而克制,更承受着巨大的身心壓力甚至傷害,被割喉、燒傷、中箭……。

另一方面,警員被指選擇性執法,更濫用警權執行政治任務,協助政府對付異見人士。他們提出了解散警隊的要求……。無論如何,由始至今,香港三萬警員仍堅守在止暴制亂第一線,維持社會秩序,維護法治,還香港安寧!

截止 2018 年 12 月,香港警員隊伍總計有 36,000 多人,其中包括了 5,000 多名文職人員。為應付多場社會運動,警方部署和調動大量警力隨時候命,增加人手以提供高效率和具成效的服務。例如︰612 金鐘衝突,警方部署警力 5,000 人,五大總區應變大隊會由「三更制」改為「兩更制」,由「8小時」一更改為「12小時」一更。警察總部設立指揮中心,總區應變大隊輪流在警察總部 24 小時候命,以應付突發情況。

反修例運動屬大型衝突,警方於 2014年6月成立的特別戰術小隊(俗稱︰速龍小隊)主力負責防暴工作。據報道,一隊警方防暴隊以 4 排警員組成,基本所有警員都會配備點 38 口徑手槍及胡椒噴霧。首排,警員手持警棍及盾牌;次排,警員配備 CS 催淚彈,手擲式可釋放較多氣體,槍發式射程較遠;第三排,防暴警配備橡膠子彈;最後一排,防暴警員配備 M870 雷鳴燈霰彈槍及 AR-15 自動步槍,專門用來對付危害他人生命的「暴徒級」示威者。

清場過程中,速龍小隊所使用的是非致命武力。催淚彈、布袋彈、橡膠子彈和海綿彈是主要的防暴武器。戰鬥力強,殺傷力低。其中,最大殺傷力要屬胡椒彈,被射中會有瘀傷印記以便事後拘捕。為減低傷害程度,警內部指引規定只能向目標的下肢發射。此外,負責人群管理特別用途車(俗稱水炮車)於 7 月 30 日進行路面測試,8月25 日投入使用,主要負責清除障礙物和驅散示威者。

許多藍絲曾高聲疾呼︰相比海外,香港警察使用的屬低程度武力,是很善良的警隊。另一邊廂,示威者越來越離譜,進行致命攻擊,所使用的武力不斷升級(如︰磚塊和腐蝕性液體),不少更達致命程度︰(削尖的鐵枝和汽油彈)。因此,不少人指責警隊戰略失誤,認為警隊擁具高一級武備但武力過於約束,無充分利用裝備。俗話說,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三萬警隊,裝備精良。警方有必要檢討武備使用,以保障警務人員執勤時的人身安全。但是,武備絕非最重要。如何在最短的時間內控制局面?行動策略是也。

行動策略是警務處處長職責所在,但也與保安局局長和特區首長密切相關。一國兩制之下,對香港動亂,予以關注亦是中央政府的份內事。

首先,國家主席習近平曾公開表示支持香港警隊。自 6 月起,駐港解放軍人數倍增,已超1萬人,堪稱「解放軍在港有史以來最大規模集結」;721 示威者包圍中聯辦並塗污國徽,7 月 22 日解放軍在官方微博刊登解放軍湛江軍演;8月14日,反修例示威者連續兩天癱瘓機場,解放軍東部戰區微信的圖片,顯示大量軍車停泊在深圳灣體育中心,更寫明「從這裏出發抵達香港只需要10分鐘,距離香港機場 56 里」;8月29日,大批解放軍經海陸兩路入港「正常輪換」,香港多地街頭出現大量運兵車編隊,沿途騎警護送。車隊行進情況被上傳至社交網絡,引發關注。10月1日,《美聯社》拍攝到深圳灣體育館外,數十軍車結集。一系列動作,告知港人︰止暴制亂,中央政府非不能為,而是暫不為。

但是,在「港人治港」的框架下,面對美國的公然挑釁,中央政府絕不會派解放軍平亂,所為的不外是姿態上的支持。正如內地軍事問題專家金一南所言,港人在國外勢力支持下閙事,需讓他們破壞一段時間,好讓香港問題得以充分暴露,至少可做為整個大中國的教材,讓全國民眾能真正認識「香港法治社會」之本質、「香港公務員」的高素質以及良好的「社會結構」。到了「港人治港」真治不好時,內地再接手來得及。誠然,從整個大中國的長治久安來說,讓香港問題盡可能地暴露,不失是一良策。但是,對香港而言,法治崩潰、道德淪亡、仇恨滋生,香港要用多少長的時間才能重新振作?香港還有多少機會恢復往日的輝煌?

接着,行政長官是香港最高級別行政官員。2002 年 7 月 1 日實施問責制後,除了三司外,政策局(如︰警務處)直接向行政長官負責。不錯,特首需要警隊支持才可行穩致遠,而警務處長則要以特首馬首是瞻。金一南還認為,這般善良軟弱的特首林鄭被如此欺負。哀兵必勝!兩軍對陣,受欺侮而奮起抵抗的軍隊必勝。一言概之,警務處長可以做的是,在宏觀指令下發揮警隊的智慧,依法以低殺傷武器致勝,以實現眾多期求安定港人的心願。

年關將近,近來黑色風暴略有休停,一些閙事場所警察多過曱甴,而立法會選舉在即,區選取得絕對性的勝利的泛民主黨,奪取香港管治權的意圖昭然若揭。相信,為了贏取立法會的控制權,泛民一黨大有可能置香港前途於不顧,醞釀着更大的陰謀。面對大風暴前的寂靜,試套用《孫子兵法》中的三十六計小結過去半年來香港警方由「反修例」戰場到「五大訴求」戰場所採用的策略,以期能為安定香港略出微力。

文 : 丁煌

香港法學交流基金會副主席
深圳大學基本法研究中心兼職研究員
經民聯太古西幹事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26024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