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2014年雨傘運動,經驗教訓警方應採取較為強硬策略在最短的時間內平亂,減少對香港帶來的損失。

自2016年立法會瀆誓風波起,香港建制力量取得政治主導權,反對派雖呈勢弱但卻不斷伺機反盤。其後,高鐵「一地兩檢」順利通過,港府與建制信心大增,而忽略蠢蠢欲動反對派勢力,時刻虎視眈眈。於是,特區政府宣布將如期2019年6月12日二讀《逃犯條例》草案。有評論指出,就算沒有「反修例」這一導火線,反對派亦會抓住其他契機在香港掀起軒然大波。「反修例」為反對派提供了一個絕佳契機,抓中港人要害。反對黨派藉此反敗為勝,重奪政治主導權。由此可見,管治者政治觸覺的缺失,將帶來更大的災難。

6月10日,時任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嚴厲譴責暴力行為,表示將翻查錄影片段蒐證,對參與暴力行為的人士追究到底。6月11日晚,警務處派遣先派1,000兵力駐防。

為阻止立法會恢復草案二讀辯論,6月12日示威者意圖佔領立法會綜合大樓。當日下午,警方發稿將是次集會定性為「騷亂」,並於當晚改為「暴動」。6月13日的警察記者招待會中,盧偉聰形容示威者為「暴徒」。經過分析研究,反修例暴徒屬「有組織、有準備的激進暴力人士」,無論在兵力、戰術還是裝備,皆比當年佔中提高。因此,警務處採取強硬態度果斷執法。當天,警方在中信大廈附近施放多枚催淚彈,並且包圍示威者。示威者在無路可撤的情況下,險釀人踩人事件。

在整個平亂的過程中,警察與示威者互相爭奪路面控制權,力求從高處向下控制全局。與此同時,雙方亦都清楚地知道,能否撐過下班時間是行動成敗的關鍵。因為過了下班時間就會有更多的人來支援。只要人數夠多,警察的清場行動就無法順利進行。由此可見,警隊是具一定作戰能力。因此,以低殺傷力武器,盡快止暴制亂的成功關鍵在於整體策略與布局。筆落至此,不由地想問一問︰為何一場衝突,警方尚能知道處理問題需要爭奪控制權並有時間限制,而整個港府在整個平亂過程卻任由發展,任人魚肉?

人數是致勝的重點,輿論則是集結人群的最好工具。國際特赦發動資訊戰,發布新聞稿指證實香港警察暴力對待和平示威者。顯然,成功地引起不少港人,甚至是國際的關注,激發更多港人走向街頭。

雖然,時任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曾兩度回應:612警方所使用武力是適當的。警方的武力使用有嚴格指引與嚴謹訓練。使用哪種程度的武力及武器,視乎當時指揮官就現場情況的專業判斷。部分有關警方武力使用,警方會作出公平、公正調查,然後會交予獨立監警會審核報告。如果市民認為警員做得不好,盡快向投訴警察科提供資料,警方會作出跟進。就前後兩次回應,可見處長態度由強轉弱。處長的聲音淹沒在黃營強大的資訊攻勢之下。倘若港府的資訊戰能同時開啓,與之一爭天下,必將出現完全不同的局面。

由6月12日警方以催淚彈鎮壓示威者後,警民關係一直處於緊張狀態,警權問題更成為社會焦點。

當然,警方的布局也並非全無策略。7月1 日,所謂反送中大遊行的同時,示威者持續包圍立法會長達數小時。至晚上9點左右,立法會內所有警員因室內能選用的武力有限,在「別無選擇之下暫時撤退」。警方設下「空城計」,示威者衝進立法會大肆破壞。現場直播黑衣惡行展現在百萬港人面前。雖然空城計被批為下三濫手段,但本人卻認為此計妙哉。但是,倘能在收集足夠破壞行為後,以3倍或5倍的警力入內,將人拖走,以現場直播的方式向全港市場進行教育,並邀請其家人一同談判破壞公物賠償的問題與方法,等等。一來可減青年人逃亡之苦,二來可正綱紀。讓星星之火熄滅於點起之時。當然,現場直播有別於港台的只對準員警的直播。

文 : 丁煌

香港法學交流基金會副主席
深圳大學基本法研究中心兼職研究員
經民聯太古西幹事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26024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